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妈呀,几来着?

  • 低产

  • 看完这个更新去看鸡条第三季哦

  • 非考据党,非处女座


 张艺兴怔怔地看着塌上这块精巧的玉,渐渐地望出了神。为复仇几乎是舍去了半条命才进到这深宫大院里来,如今盛宠在身,昔日弑母之仇仿佛已是过眼云烟若不是国师又突然出现在张艺兴的面前,怕是早已沉侵在温柔乡上醉的不知西东,到最后被扒了这层狐狸皮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拿起那块玉,玉极其冰凉的触感从手指直击到了张艺兴的心口。紧紧握在手中玉的手感越来越温润和相当通透的色泽都在告诉世人,这是一块上等的玉。

  可是这个玉,是国师用来散尽孙红雷的龙气的。


  朝代的更迭,其实就是拥有更强的龙气的人出现压制住了在宝座之上的人。孙红雷虽然不为,可是依然忠臣良将在侧。要想彻底让孙红雷的时代过去,就必须让他人的龙气压制住孙红雷,抑或是,让孙红雷的龙气越来越弱。


  拿着丝线捻成一股绳串起那块玉,目光越来越沉,回忆起师父把玉放在他手上对他说,决定全在自己。如今心思左右摆动,不肯下定决心,也不肯欺骗自己。就在发呆出神的时候,平日里与自己交好的内监匆匆忙忙地跑进来通报张艺兴,今年水果没有上供过来是因为南涝的灾情越来越严重,派过去的的诰命大臣一个个都束手无策,大王一怒之下,命人废了他们的手脚,说他们有无手脚都是无用之人,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气急败坏的过来了,公子你可千万小心伺候了。


  张艺兴刚要开口具体细问,却听见见孙红雷半个人已经进入寝宫。张艺兴心里一阵忐忑准备起身赶过去,手中的玉坠有了细微的一阵震动,原来,一切都是注定了的,这个玉无论如何都要挂在孙红雷身上了。


  身穿黑袍的人影就在此时出现在了张艺兴的旁边,张艺兴调整好笑脸,刚要迎接孙红雷的到来,孙红雷却更快一步抱住张艺兴,把下巴搁在张艺兴毛茸茸的脑袋上。



“对不起啊,艺兴,前两天答应你给你吃那个黄色的软水果的,现在暂时吃不到,哥哥答应你,先忍一忍,明年夏天,哥哥保准一早让你吃到那个东西。”


心头一阵翻搅,手心忽地一下出了层汗。鼻子一抽,眼泪几乎夺眶而出,转身用力抱住孙红雷迅速地把玉坠挂在孙红雷脖子上。


孙红雷低头看着这个玉坠,张艺兴头侧靠在孙红雷胸前,捏着孙红雷的衣角,暗戳戳的说“哥哥,这是我送的第一个礼物,你要一直一直好好的戴着,绳子是我自己捻的,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既然已经纵身跳进火场,倒不如与这火共舞,直至生命尽头。


像是在比谁抱得更紧紧一样,孙红雷也抱着张艺兴,“你就是我是此生最大,最珍贵的礼物。”


  在孙红雷梦中的张艺兴,明媚的少年脸庞逐渐开始流露出成熟的感觉,依然甜甜的叫着他哥哥,可是眼中没有隐瞒,见到张艺兴的第一眼可以说是见色起意,更可以说是一眼万年。从那时起,张艺兴的眼睛里就藏着事,藏着孙红雷无法触及到的事。每次两人翻云覆雨一阵大汗淋漓之后,孙红雷想搂住张艺兴,他却永远自己环抱着自己。变着法的拒绝着孙红雷的温暖,留给孙红雷的是张艺兴看不透的后背。

 


  孙红雷思考儿女情长,品尝爱情的苦与甜。而罗志祥只能抱着一坛又一坛的酒浇灌自己的失意与寥落,准确的讲,罗志祥从未得到过意,更何来失去这一说。


罗志祥一直知道自己是先王敌国战奴生的杂种,出生那天灾害连天,找借口让他永不见天日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结果成年这么多年来黄渤才给他带来了真相,他根本不是什么战奴之子,他有父有母,父亲是广陵王,母亲是贵族之后,父亲在封地的地位远远超过王。父亲被召唤进京,一步踏入,就再也没能回来,黑夜中潜入的一队人马将罗志祥一家屠在刀下,当时的国师推演算卦,那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若是被杀,朝中恐有大灾,只得千里迢迢抱来这个婴儿。从此,罗志祥便被困在这个小小的院落中,与他有交流的,不过是院里的仆人和书桌上的几本书。


  罗志祥从来没有求过什么,只不过以为一切都是他命中注定,如今看来,他的人生是被人活生生篡改了。


 知道真相后,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如今的自己,有了资格,向上天讨回公道。


与那位眼角有泪痣的男人一道,


标签:红兴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