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过气苦逼写手的自我拯救

  • 在外实习,真tm很苦逼

  • 想当一辈子咸鱼

  • 别给我说什么什么时候才有了西瓜凳子什么

  • 非考据党

  • 就当是我的宇宙观


  流年不利,就是老天都不想帮你,灾情一年连这一年,国家还来不及赈灾,新的一场又开始了。但是孙红雷对天下人的生死向来满不在乎,更又好色,也不察民情。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是应付过日子。励精图治四个字就没有刻在孙红雷的脑袋里面过。

 

   不过,他对于怎么逗张艺兴开心倒是深有研究。


   张艺兴大字不识一个,不过毕竟是只狐狸,不认字也可以谅解。狐狸终究天性风流,喜爱舞乐之事。两个人倒是一拍即合,缠绵在一起,一声声哥哥哥哥的叫着,宫里面一片和谐,丝竹之声日日不绝。 然而好日子并不能这么快乐的过下去,老天注定要给孙红雷一个致命一击,从南方赶来京畿的流民在周围流窜,抢劫,偷盗。一事未停,一事又起,流民人群中爆发了瘟疫,一时之间,城墙内外,人心惶惶。

    

 国师卜卦,说只有皇族血脉的人去往南方才能镇压住此次的涝情。就在孙红雷一筹莫展,看着满朝的皇亲贵胄乌泱泱的低下了头,畏不发声时。有人恰好提起了罗志祥的存在,孙红雷开心的一拍大腿,埋下了这颗会冲垮孙红雷自己的种子,长袖一挥,继续回宫中抱自己的温香软玉。


 “走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罗志祥低着头自言自语整理了一些换洗衣物,别的东西一概没拿,属于这里的东西,他不屑要,更不想要。


 其实,一开始,压根就无路可走。

   

门外的传来的光线突然被一个人影遮住,罗志祥抬头望去,背光而立的黄渤像是画上的人一样不言不语直勾勾地盯着罗志祥。

 这次两人的会面没有针锋,没有你来我往,没有阴谋权势。是一个朋友向另一个朋友临行前的最后道别。


 “珍重。”黄渤依然向罗志祥行了礼,我在这里同你在那里一起战斗。

罗志祥走上前去,与黄渤背对背站着。他一直活在太阳的阴影下,是黄渤在他背后使他可以面对太阳。


   张艺兴中午小憩都没有睡踏实,狐狸最怕热,往年的这个时节,张艺兴都是随着娘亲躲在山涧里,听着山泉水啪嗒啪嗒落在石头上,然后掉了一身又是一身的白毛,猎人在这时节都热得没法上来追踪狐狸的影子。虽然热但是十足惬意。


   一觉醒来,张艺兴的头发都被汗嚅湿,身旁的孙红雷到还睡的正酣,衣领大敞,一只胳膊重重的搭在张艺兴的腰上,张艺兴小心翼翼地拽着袖角把孙红雷的胳膊挪开想去找口水喝。刚刚半个身子斜坐起来,却被孙红雷一个猛扑把整个人抱了回去压在床上。


“嗯。”张艺兴一声抵抗,“热死了,放开我。”小腿用力蹬了两下,两只手撑在孙红雷的肩膀上。


 孙红雷低下头,朝张艺兴的脖子哈了两口热气,张艺兴猛地一缩,立刻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推开孙红雷跳到床下,回头对孙红雷说了句“讨厌。”

 孙红雷翻了个身坐起来,胳膊搭在膝盖上看着张艺兴一蹦一跳取水喝,“我也渴了。”


  张艺兴撅了撅嘴,拿起茶杯坐回床上将茶杯递给孙红雷,孙红雷一手接过茶杯,另一只手拽住张艺兴的手腕一把拉到自己怀中。

  “你这么给我喂。”孙红雷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低头吻住张艺兴的唇,水随着两个人舌头的交缠顺着下巴一路滑下来流到两人的锁骨,胸腔。

   

越来越热了,而且水一点都不解渴。


    凉茶水挨着张艺兴的皮肤渐渐的升高了温度,在孙红雷就要上手的时候,水滴从张艺兴身上滑落滴在床上。张艺兴的头微微一偏使孙红雷的嘴扑了个空,小猫似的亮晶晶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孙红雷,娇憨地说,“热。”然后拉紧了自己松松垮垮的衣服,跑下了床叫人进来拿一些凉西瓜。坐在凳子上晃着小脚吐着西瓜子看着一脸吃瘪的孙红雷愣愣地坐在床上。


  “你以前是个受惊的小兔子,现在成了耍滑头的小狐狸。”孙红雷佯装生气地指着张艺兴,“ 你太伤哥哥的心了。”


 张艺兴嘴里嚼着西瓜,凉丝丝的甜味沁到心坎里,他也没有和孙红雷继续抬杠,“那我本来就是小狐狸嘛。”真话假话真真假假,谁又能分得清呢。“傍晚,我们去泡了澡然后看星星去,好不好?”


“嗯。。。”孙红雷动了下眼睛,其实心里面早就动了心去玩,可是作为大王有时候就是需要一点威严。


 “那我,”张艺兴眉毛挑了挑,试探的问,“自己去?”


孙红雷的脸几乎是一抽抽,“你一个去,又碰见什么坏人怎么办,不行,我得跟着。”


  几乎孙红雷说话的同一时刻,张艺兴立刻用手把脸撑住,“好吧,听你的。”把脸上的笑意压下去,拿了一块西瓜继续慢慢嚼。


     张艺兴整个人软软地靠在孙红雷身上,耳朵贴在孙红雷的胸腔上听着他的心跳和自己的慢慢走成一个节拍。夜晚还有微风,两个人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孙红雷把手放在张艺兴压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有些热,张艺兴以为他要做什么,但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张艺兴又搂了搂孙红雷,更贴近两人的肉体,“这样真好。”


“是啊,这样真好,我们一辈子都会这样的,多好啊,是不是?”像是孙红雷生来就缺失的那一部分,来自张艺兴软软的拥抱填补了心灵上的缺口,孙红雷第一次有了关于“一辈子”的触动。


“嗯,真好,一辈子,是啊。”张艺兴有些语无伦次,两人本来同频率的心跳,张艺兴的却开始加快。


 孙红雷认为张艺兴是激动,两人虽缠绵,可从未表达过对彼此的爱意。可是张艺兴看着孙红雷胸前的玉坠,想到自己是来报仇,仇人却百般呵护自己,自己又不忍下手,在背后耍阴招。思及此,张艺兴身子抖了一下。


  “怎么了?”孙红雷摸着张艺兴的头发,“激动吗?”孙红雷还在和张艺兴开着玩笑。


“哥哥,你会这样一直宠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变吗?”


孙红雷停下了摸张艺兴的头发,不过是几秒的沉默,又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除非你不爱我,”孙红雷这句话极其肯定,张艺兴抬起头看,看着孙红雷,“你骗我也好,瞒我也好,除非你不爱我,不然,我会让你在我身边一辈子,绑也是一辈子。”


心跳越快了,“不用你绑我,我也会赖在你身边一辈子的。”张艺兴再次把头靠在孙红雷身上。“不说了,不说了,睡觉。”又猛地抬头,蜻蜓点水似得亲了一下孙红雷。拽起被子把自己和孙红雷裹了严实。


  是命运让两个人相遇,是他们自己让彼此相爱。


张艺兴觉得孙红雷的话霸道好听极了,有一个大王的风范,虽然眼睛合着,可是耳朵尖上的红晕久久未散。

  

   


 

标签:红兴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