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还是八点档(鹅

  • 继续官九风

  • 一切乱七八糟属于我

  • 三观不正

  • 不喜欢换台就好啦




前段时间,张艺兴国外学习,晚上坐夜航回来,落地都已经12点半,在苦苦发愁坐哪趟班车才好的时候,结果一出飞机,手机叮地来了一条消息。


我来接你。


张艺兴看着这个不显示名字,但是他烂熟于心的号码,心里噔地一下。


顺手拨了电话出去。“你在机场?”


对面还是一样低沉的嗓音,轻轻嗯了一声。“T3门口,一出来就能看见我。”


张艺兴出发的时候,就没奢望过孙红雷会来接送他,毕竟,孙红雷有他自己的人生,把他一个人劈开两半是不可能的。


张艺兴眉眼低垂,轻轻拉开了后座的门,孙红雷示意他做到前面来。张艺兴坐到车前,转身去拉安全带,孙红雷整个人压过来,吻住张艺兴。两人的气息互相交缠,越吻越热烈。孙红雷的拇指摩挲着张艺兴泛红的耳朵,“恬恬不在家吧。”


 张艺兴鼻腔里面轻哼出一声,嗯。


啊,那可真是个激烈的夜晚哪。诶?为什么不给你们讲了?再讲就PG了,电视机前还有小朋友呢,这两天下了点雨,还算凉快,火情风险也低,我可以安安心心的休息两天。


话说回来,上次讲到孙红雷推开了张艺兴的门,之后当然是好omega怕缠alpha啦。我们是不伦重口晚间档,不是纯爱清新午间档。所以想看纯爱故事的,换台看吧。


     恬恬脸圆圆的,酒窝的位置和张艺兴的一模一样。生下来,张艺兴也很庆幸,她的五官没有一处是像了亡夫。放了假,张艺兴答应带恬恬去水上乐园,对于这件事,张艺兴也左右为难,一个omega去人流太密集的地方确实存在隐患,虽然说现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都备有omega的发情抑制剂,可是张艺兴从小身体里面有抗体,很多抑制剂都失效,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小心怀了孕。


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孙红雷了,出发前一天,张艺兴给孙红雷发了信息,他和恬恬出去郊外的室内温泉玩两天。孙红雷当时拨过来电话,“晚上过来看你。”


孙红雷挂了电话后,一支烟接着一支地抽,弹了弹烟灰,还剩半只的时候全部掐断,拿起办公室座机拨了个电话。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速的开着,车窗被恬恬打开一点点缝,车子里就呼呼作响,张艺兴拍了恬恬作乱的手,叫恬恬别乱动。


“没事,小孩子就喜欢吹吹风。”孙红雷给恬恬打开了天窗的一点缝。“怎么样啊,恬恬?”


“嗯嗯,恬恬最喜欢叔叔了。”恬恬又要蹦起来去抱孙红雷被张艺兴压了下去,“比爸爸还喜欢吗?”孙红雷看着后视镜对恬恬说话。


“嗯。。。多那么一点点。我的芭比娃娃全都是叔叔给我买的,芭比娃娃告诉我要多喜欢叔叔一点点。”


“爸爸不给你买芭比娃娃吗?”张艺兴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恬恬扣了扣手指,趴在爸爸耳朵边说,“我超爱超爱爸爸,超喜欢超喜欢叔叔。”


张艺兴一下被逗笑了,像气泡一样的笑声噗地一下发出来,小奶音比恬恬的声音还甜。


    学习音乐专业,性格本是开朗又俏皮,有点反应慢,也有小聪明。但是现实把张艺兴拖垮,一步步蒙上阴沉,怀孕的那段时光,在家里,一个人不小心掉了东西,快要临盆的肚子根本没有办法弯下腰去捡,看着掉在地下的东西,张艺兴慢慢弯曲着膝盖,跪在地上。就在要捡来的时候,孕期的脆弱和敏感,一下子不受控制开始嚎哭。


  缘分就是这样,孙红雷在刚好提着一堆水果和各种保健品上门看张艺兴,艰难的站起来后,张艺兴心里默默咒骂老天,为什么总要在自己难过的时候给他又加麻烦,恨不得把气都撒在门把手上,一开门,凶巴巴的一脸哭包样。扯着哑嗓子说,“干嘛呀!”


孙红雷把所有东西拿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擦了擦张艺兴的眼泪,“怎么了?”


怀孕期间的Omega无力抵抗来自Alpha的信息素,胸前涨涨的酸涩感,让孕期的人更加敏感,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张艺兴一头扎进了孙红雷的怀里,贪婪地想要得到孙红雷的信息素,让他有扎扎实实的安全感。


就这样,孙红雷手摸着张艺兴的眼泪,攻城略地一般地填满了张艺兴的心。不知不觉,张艺兴也模糊了底线,孙红雷有妻子,但自己固执的认为,自己不会破坏到他的家庭。两个人一直模糊焦点,欺骗彼此。


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恬恬却睡的正香。张艺兴想摇醒恬恬,孙红雷说让她好好睡,下车抱着就是了。孙红雷抱着恬恬上电梯的时候,恬恬忽然醒过来,看见叔叔抱着自己,恬恬搂住孙红雷的脖子,说,“一家人出门旅行的感觉真好。”


两人好像是被抓到了痛脚一样,恬恬迟早有知道的一天,不可能骗恬恬一辈子,这笔糊涂账又该从何算起。


   酒店里的水全是温泉水,张艺兴舒舒服服的洗了澡以后,抱着恬恬和孙红雷一起去酒店后山泡夜汤。刚一出门,孙红雷就碰上了几个朋友,相遇在楼道里,张艺兴低头躲开也不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孙红雷和他们打了招呼,介绍张艺兴是他朋友,两队人马就这样走开了。


那天晚上,只有恬恬一个人在哪里开开心心的拍着水花。成年人都心怀鬼胎。


张艺兴哄恬恬睡着觉以后,悄悄去了孙红雷的屋里。刚一进门,孙红雷拉起张艺兴的手,对着嘴就开始亲下去。


张艺兴躲开,用力推开孙红雷,“孙红雷,你别在这装糊涂。你心里明白你有多胆怯,多愧疚。”


孙红雷转身走了两步,叉着腰,一脚踹到床边,“那你现在是想出来解决的办法了吗?”极度不安地摸了两把头发,“要离婚,你不肯,我也不可能做到,就是没有感情,我也做不到。”


张艺兴拼命咽着眼泪,“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们一拍两散,从此各过各的是不是。”


这话一出,孙红雷整个人都软了,“你知道我不会和你分手,我心里只有你,我爱的也只有你。”


那你要我怎么办呢。


   孙红雷没法开口对张艺兴说这话,抱住张艺兴让他乖乖趴在孙红雷的肩膀上哭。张艺兴从小的道德准则不准张艺兴去破坏别人的家庭,而且,张艺兴也不可能让孙红雷放下自己的仕途,转身钻进自己的小家里。


要是早些相遇该多好,要是我们拥有年轻时那样不畏一切,只为拥抱彼此的勇气该多好。


再吵下去也没有意义,最终只能不了了之,第二天,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两人相拥而眠,度过了又一个谁也无法入睡的夜晚。



话题真的是越来越沉重了,米娜。作为张艺兴家门前的消防栓我也很不乐意看到这一幕。矮?刚才跑来的几只蚊子告诉我孙红雷的老婆知道张艺兴的存在,欧多克((((;゚Д゚)))))))


不过这不是我能力范围的事啦。掰掰!


标签:红兴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