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继续忘记是几

  • 来自北方一头不爱吃面但是二伏天要吃面的猪

  • 各个地区吃法都不一样,大家彼此尊重

  • 更完这篇,我去烤面包吃


   总算下了手,群臣乌泱泱地在大殿跪倒一片,自从孙红雷下令废后之后,外戚之辈的手脚被一一砍掉,不管是在朝中利益共同体的人还是忠良守矩之人,都求着孙红雷高抬贵手,放过外戚一族。总有人火上浇油劝诫大王不能只宠后宫那狐媚子一人,孙红雷一气之下直接抓了几个典型,上炮烙之刑。


  王后于当天自尽缢死在自己的宫内,一把大火,将寝宫烧了个干净。张艺兴闻讯赶往,火势已被控制住,大火印在张艺兴水汪汪的眼睛里。不一会,曾经绚烂豪华的宫殿只变成了一团焦土,浓烟滚滚,宫人抬出来了几具尸体,依稀可以从残存的服装上辨认出王后。拿来的白布随意裹在尸体上,一辆板车就载走了所有人,不管曾经身前多么显贵,到最后还是和那些曾经不在一个阶级的人一起草草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黄渤看着大殿内涕泗横流的群臣,拖走了几个与自己亲近的人,一声告退,转头离开了乌烟瘴气的大殿。


盛夏午间的太阳十万分的炙热,黄渤官帽边缘上渗出了汗珠,厚重的官服不透一丝气。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可是黄渤不觉得难受,今早传来消息,罗志祥已经安抚好了百姓,准备劝降起义之人。等到朝中之人有意识到的时候,这轮太阳早就换了。


太阳下次升起前,会有一场暴雨,荡净这世间的沧桑和污浊。


张艺兴回到了自己的寝宫,脑子里全是刚才那场大火的模样,烈日下的大火,将过去烧了干干净净。看着自己天天睡的塌,宫里的桌椅板凳,花瓶挂饰,样样都是孙红雷从这世上搜刮来的奇珍异宝,再美却也不能永恒。


“碰”的一声,外面突然人声鼎沸,骂骂咧咧的女人声音不绝于耳,张艺兴打开房门看尖被宫人挡住的各色美人。


“怎么回事。”一旁的宦官浑身如筛糠一样直接五体投地跪倒在张艺兴脚下,连连磕头。


“主子,是后宫里原来的美人,大王说了,想出宫的就出去,不想的就乖乖一起去道观里养老去。”这个内侍抓着张艺兴的脚踝,干打雷不下雨的在那里干嚎,“她们冲过来找主子您要说法,奴才是拦都拦不住啊。”


“行了行了,不是你的错。”张艺兴奋力挣开自己的脚,然后看着一院的莺莺燕燕。


“你们应该知道大王的脾气,想活命的就赶紧走,我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想死的难看一点的,尽管留下来,我这院里,还容得你们这些人。”


撂下这句话,张艺兴转身进了宫。


张艺兴的心脏狂跳不止,下意识的去摸自己 的尾巴,可是身上早都已经光秃秃,滑溜溜的了。

 

说来也巧,南方连日的暴雨说停就停,河道水位漫漫地下降,百姓跪在河边磕头感谢老天开恩。


罗志祥站在远处的山坡上眺望着脚下的百姓,对于他们来说,谁坐在龙椅上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只在乎,龙椅上的人可以不可以让他们填饱肚子,不颠沛流离便足矣。


 

 下面忽然一阵骚动,河水水位下降,露出来卵石上刻着“罗”字。罗志祥也有些奇怪,但见一人领头众人已经跪下开始为罗志祥歌功颂德。


“又是你先。”黄渤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自己拿的三个白子,而黄磊的一个黑子再次让黄磊成为先手。


“这种把戏,不免太俗了些。”黄渤落下第二子。


“俗归俗,好用就行。”国师大人嘴边的痣都笑开了花,“刻那些字,花我不少钱呢。”


中伏须得吃面,二伏天里一碗热汤面是得必须的,讲究的人家,还要有羊肉汤。孙红雷搁下筷子,敲着碗。


“你吃不吃。”


张艺兴一赌气就站起来,凳子往边一踢,“我不吃,我不吃羊肉。”说话又抹了把脸,“这么热的天,吃这么膻的东西会死人的。”狐狸也会死的。


“你给我过来,把你宠的没样子了,我不都吃了吗,阖宫上下,这几天谁没吃羊肉啊?”孙红雷又拉开凳子,“我给你喂,就这一小碗,不吃肉,一碗汤面,行不行。”吼了不过一句,孙红雷语气又软了下来,小眼睛眨眨的望着张艺兴。


十分勉强的坐在了凳子上,张艺兴也觉得自己被孙红雷宠的不像样子了,以前饱一顿饿一顿,吃不上肉,就野果子溪水充饥。现在一门心思扎在甜点上,早上起来,背着孙红雷多吃了几个枣泥山药糕,又怕中午吃不下饭,灌了几杯绿茶,这下肚子更涨。刚才夹了几根面条,一口汤都喝不下去就和孙红雷泼皮打滚赖皮不吃饭。


越是幸福,张艺兴就越不踏实。


每天晚上都要半夜惊醒一次,摸摸孙红雷,摸摸自己,摸摸盖着的锦缎被,揩一回头上的汗才能再次进入梦中,梦里,全是那场大火的模样。


前朝众多大臣受炮烙,后宫之人想闹的沸反盈天,却害怕落的和前朝之人一个下场。举国之下无一片安身立命之处。


黄渤叹了一口气,看着又输掉的一局。黄磊摇摇头,“艺兴的宫中,可还是怡然自得的。”嘴边挂着一抹苦笑,“一墙之隔,可谓是天上地下。”酣战一场,也忘了吃饭,两人望着夕阳渐下,收拾好棋盘。黄磊摆摆手,“走吧,请你下馆子。喝点小酒,好入睡。”



在不久的某一天,战火已经烧到孙红雷脚下的那一刻,张艺兴都未曾看见尸横遍野的样子,那天中午他又赖皮偷吃了几块栗子酥,一切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张艺兴说明天开始他要开始学写字。


随着玉坠越润的光泽,张艺兴知道死别终将会来,他能做的也许只是在有限的时光里,与他用力相爱。


孙红雷后知后觉,但目前他总开心的事,就是张艺兴每晚热醒以后,从背后环抱住他,小小一个人却趴在他的高处将他整个人环起来。


  日子就该一直这样过下去的。


标签:红兴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