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还是八点档(ご

  • 三观超级不正

  • 雷!小心

  • 还有那么一眯眯官九风


不知不觉,就已经接近年关了,张艺兴好像也忘记了孙红雷,开开心心地准备着迎接下一年。


窗户推开,在雾霾重重中难得一见的大晴天,张艺兴早起便推开了窗,太阳看着如此耀眼,但是温度冷的到冰点,总是被太阳的耀眼吸引,却还没有够的到太阳,就冻死在了路上。


张艺兴叹了一口气,摇醒了睡懒觉的恬恬,拉着恬恬要去买一些年货备着。


孙红雷家每年过年就没在家呆过,不是在赤道附近,就是飞去了南半球,今年,儿子高考,一家人安安静静的呆着家里守岁。图个大晴天,接过了老人,准备一起去办一些年货。


说我狗血?不知道这是八点档吗啊?哦,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我最近就是有些太闲了。


男男主角快半年不见面,剧情怎么发展,这不就是强行推动剧情嘛。我知道我很啰嗦,你们不想看见我,那就言归正传,直接去super market相遇好了。


小猪佩奇的蔓越莓曲奇真的很好吃,张艺兴每次假借恬恬的名义,几乎把所有小猪佩奇的零食都装进购物车里。


“爸爸,我吃不了这么多的。”恬恬说自己今年长大了,不用坐在购物车里,小小一个人跟在张艺兴身边,看着张艺兴把零食全拦进筐里。


每次张艺兴想吃零嘴的时候,总先要拿孩子当挡箭牌,然后自己吧唧吧唧吃得乐。


以前孙红雷在的时候,孙红雷曾经是他的挡箭牌。


恬恬的话给了张艺兴一个大红脸,不过他还是很镇定地推着车往前走去。


孙红雷挽着家里老人,妻子旁边推着车走着,送礼的年年有,家里东西多的已经快放坏了,各式高档水果,进口蔬菜,一应俱全。


唯独,最基础的东西还得自己上街买。


两伙人从不同的两个区汇向一个地方,张艺兴先出现在孙红雷的视线中,推着车走了好远好久,猛一回头,才看见了孙红雷一家。


和和美美,看起来无比亲密的一家人和超市里不断循环播放过年好的曲子应景的很。


张艺兴立刻拉住了恬恬往那个方向看的身子,孙红雷也脚步一顿,进也不是,退也不成,出神地在那里傻站着听到了妻子在一旁的冷笑。


拉着恬恬快步的离开了那里,超市一出,天已经飘起了雪花,越来越阴沉的样子于早日的晴天判若两样。


胃里翻腾的难受,是不是把眼泪在肚子里咽的多了,胃液才倒流上来,腐蚀着其他器官。


晚上天都黑了,张艺兴做饭才想起家里缺了醋没买,随手披了一件外套,冒着风雪就下去了。


小区里昏黄的灯光照着飘下来的细雪,张艺兴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吸了吸鼻子,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往风雪里去。


临近过年,妖魔鬼怪都要在这最后时节冒出来想干一票过个年,张艺兴隐隐约约觉得背后有人盯着,琢磨着估计是哪个磕嗨了的人在这会瞄准自己了。


张艺兴看着小区一片寂静,只有零星几声厨房噼啪的炒菜声传来。


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又缩了缩身子,鼻子嗅嗅闻闻自己的omega信息素强不强。张艺兴帽子套在脑袋上,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


在便利店里面磨磨叽叽了很长时间买了一瓶醋,遭了快下班的店员一顿白眼后左右望着便利店四周,准备一鼓作气冲回家中。


张艺兴越走越快,直觉脚下生风,也不四处乱瞟,一心只想回家。

眼见快到了家门口,

啪地一声。


一只手用力抓住了张艺兴,默默咬紧牙关,手里捏紧醋瓶子,打算和这贼人拼个鱼死网破。


“哎,”那人刚刚发出一声响来,张艺兴就奋力挣扎开这人,将醋瓶子挥了起来。


“哟,这半年不见,功力见长啊。”


来人是孙红雷,还是一脸的不着调,比起夏天瘦了很多,脸颊两侧的肉都少了不少。


张艺兴立刻站得端正起来,拉紧自己的外套,不吭一声也不知怎么打破现在这份尴尬。

“天气冷,气温多变,快过年了,想好好过个好年就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孙红雷拉起张艺兴的手,硬塞下一盒感冒药。


张艺兴不想收,一直缩着手,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沉稳点后说:“我家有。”


“嗯。”孙红雷还是把药给到了张艺兴手上,看着小雪花落在张艺兴的身上很快又融化,抬手揉揉张艺兴的头发,将张艺兴抱在自己怀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张艺兴没有做出抗拒的反应,反而在孙红雷抱紧他的时候,顺势靠在孙红雷的肩膀上,听着孙红雷的叹息声。


“红雷哥,我们不可以再回去了。”


孙红雷好像恨不得一次性闻干张艺兴的气息,用来一辈子怀念。但是他只能做到放下自己的胳膊,然后转身离开。


噗呲响的油溅到张艺兴的手背上,整个人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外套还没脱,关了火,脱下外套,闻到自己外套肩膀上都是孙红雷的烟草味。


原来,刚才不是幻觉啊。


纸烟把孙红雷的手指都已经熏黄,干干净净的车子里面飞着烟灰,孙红雷经常开车到张艺兴家楼下转悠,觉得只要看着他好一切就好。


妻子那天喝得酩酊大醉回来照着孙红雷的脸就是一巴掌,情人找原配认错的事还真是不多见。


孙红雷明白张艺兴的决心,他一直不敢面对的只是没有勇气承担的自己。反而让张艺兴替自己遮风挡雨,这样的alpha太不应该了。


本来为张艺兴怕烟呛,断断续续戒了好几回。在妻子醉的不省人事,张艺兴独自一人嚎啕大哭的时候,孙红雷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用了一晚上厘清自己的思路。


早晨起来,家里打印机出来一页纸,孙红雷看了看,递给了还头晕脑胀的妻子,又得了一巴掌。


不过,孙红雷觉得这一巴掌很自在,是自己应得的。


妻子掩面而泣,孙红雷搂住她的肩膀,哄着她,不要让孩子听到。


“你个王八蛋,你tm活着干什么!”


“一定死在你前面。”孙红雷拍着她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出了这句话。


“无耻。”妻子瞬间破涕为笑,掐住了孙红雷的脸,“恨不得掐死你,可是我不能,一是犯法,我还要赔命;二是我肯定要比你这狗东西活的好,看看你这辈子的下贱样。”


“好。”


孙红雷妻子有着自己的孤傲,年轻是可以奋不顾身爱上一个二愣小子,为他付出所有的青春,在得知他的心早已远去的时候,还强行给两人留着自尊,但是她更明白,如今的状况就好像做饭一样,管你什么山珍海味在那里摆着,拿着一口烂锅,你什么菜也炒不出来。


那也打印出来的纸上话不多,就这么几行字:


我净身出户,自觉离开我现在的岗位,毕竟我孙红雷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你带给我的。孩子的将来学费我回全部承担,他结婚时该给的钱我也一样不会少。

到他明年高考为止,我们暂不离婚,这一年里我会断绝与张艺兴的一切来往,至少在你我婚姻结束为止,我不会再做任何背叛你的事了。


不求原谅。


那张纸上,孙红雷妻子娟秀又力道十足地写了:把你的破车开走,我要你车没用。


最难熬的时光是黎明前,现在孙红雷只要等河水开,等春天来。


标签:红兴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