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一个十分短的番外


“砍柴是这样砍的吗?你这劈下来的东西是要筷子使吗?”


台阶上站着一个美少年,棉和麻布的简单装饰却点缀的人越发俏丽清纯。动作却像个妇人一样手叉着腰,对着干着农活的丈夫指指点点。


村头的老王婆要是和男人这么吼,早都一脚给男人踹地上了,村后面的那个小新娘要是对丈夫这么凶,一村子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可是,唯独这家的小张公子发起火来大家都爱看,青瓦墙上冒出来几个毛茸茸的小孩脑袋,个个都看着那个天仙似的人,劈柴的男人拿起一根棍子朝那帮熊孩子扔过去。


“去去去,谁让你们看了。”


“你别这么凶嘛,都是些小孩子。”那小张公子走到劈柴男人身边,“红雷哥,今天又做不成饭了,去师父家蹭一顿吧。”


孙红雷把手里的家伙什儿一撇,搂过张艺兴,“走。”


数日前的火焰窜的老高老高,孙红雷与张艺兴二人的锦衣华服在火面前发不出任何的光辉,两个人听着罗志祥的兵马闯进来,听着这宫殿之内,送走迎来的新的主人,只好紧紧拥抱着对方感受最后的温度。


两人正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个身形矫健的胖子灵活的钻进房内,抱了些值钱的金银细软,往张艺兴怀里一塞,拉着两个人一通跑。


因为被烟呛到,两人晕晕乎乎的跟着走了出去,等张艺兴在黄磊家缓缓转醒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师父,你怎么也下来了。”


黄磊白了张艺兴一眼,端了一杯水递过去。张艺兴触摸到瓷杯外面的热度,小口饮着水,才觉得自己缓缓回到了地面。


人各有命,如果是张艺兴命中注定是要完结孙家王朝的,那么黄磊就是前来协助张艺兴的,虽然黄磊在背后推波助澜让孙红雷的王朝倾覆,但是他没说自己不能帮自己的徒弟救下他的心爱之人。


千算万算,考虑到孙红雷张艺兴两个人出来无一技之长,又不谙世事,毫无生存能力,黄磊从宫中拿了不少金贵东西给两人备着,起码,要够吃一辈子。

料不到的是他们二人根本没有人会做饭。



“师父,我们又来了。”

刚端着一道松鼠鳜鱼的黄磊胳膊一抖,松鼠鳜鱼差点变成松鼠蹦出去。


“师父,我不爱吃鱼,你以后少做点鱼。”张艺兴主动地跑去厨房甜甜的和师娘打了招呼十分自然地拿了两幅碗筷摆在桌边,就和回自己家一样。“不过,红雷哥爱吃鱼,他更喜欢吃炖鱼,不过这个也可以啦。”



将卤汁鸡爪放在自己面前,麻溜地放下筷子,手拿起就开始嘬起鸡爪的汤汁了。


张艺兴每天都要到师父家蹭饭,黄磊已经摆开地图,琢磨着搬家了,孙红雷倒也不对这个“乱臣贼子”有什么意见,他只想天天和张艺兴过他们两的小日子,而且,他以前都不知道黄磊这么会做饭,还有三个孩子和漂亮媳妇。


睡前,孙红雷搂着张艺兴躺在庭院里的葡萄架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孙红雷极爱听张艺兴说自己以前是狐狸的时候每天干的偷鸡摸狗的事,说一说,二人就困了,张艺兴嘴巴里嘟嘟囔囔地要吃月饼,要去外面转转,太平世界,怎么能闲赋在家呢。


孙红雷给他许下了好多好多承诺,可以实现的很多承诺。去苏杭看西湖,去吃大螃蟹,一起泛舟,一起爬山。


张艺兴说不准反悔,孙红雷说不反悔得有个证据,契约什么的来见证。


然后嘴巴撅起来朝张艺兴索吻,张艺兴四指并拢轻轻打了一下孙红雷撅起来的嘴,

“猪嘴。”说完,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孙红雷摁住他一直乱动的身子挠他的痒痒。“说谁呢,啊,你个小坏蛋。”


张艺兴笑声的像泡泡一样对孙红雷求着饶,然后“叭”地一声,亲到了孙红雷的脸上。


“好了好了,这下可以了吧。”


“嗯。”

不过真的到了爬到了泰山顶上的时候,两条腿抖如筛糠一样,委屈巴巴地憋着泪的,也是张艺兴




标签:红兴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