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黑吃黑

  • 警告,wdl好感着勿进

  • 中二党的躁起来

  • 张艺兴真当自己超人了,还晕倒,希望红雷哥打屁屁

 为了晚上的酒会张艺兴今天他保证了自己最好的状态。回国已有月余,张艺兴除了继续健身吃草,上网看财经资讯,几乎从不出门。


  但是不出门并不代表与世隔绝,张艺兴几乎时刻监视着孙红雷,他今天早上多看了门口保安一眼,给下属布置任务时心情看起来很好。孙红雷的一个抬眉,一个眼神都有人在给张艺兴汇报。


电脑屏幕的蓝光照射下, 张艺兴的脸颊深深凹陷下去,刚刚洗过澡,只系着一块浴巾,上身上每一块肌肉线条流畅又漂亮。若不是抿嘴思考的时候,旁边若隐若现的酒窝,与当年的小胖子着实是天差地别。


  张艺兴拉开衣柜,衣柜里挂着早已熨烫好的蓝色西装。搭配好腕表,戴上那副金丝边眼镜,这样的打扮,似乎配上一种以麝香为主调的男士香水为绝佳。可是张艺兴身上那股天生的奶香味才是真正让人无法拒绝。


  张艺兴要在今晚让孙红雷身上留下它的气息,永永远远的刻着他的印记。



   

眼前的一切阻碍早已经扫清了,张艺兴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王达路,为何他这么不知死活。张艺兴从不害怕有人可以抢走孙红雷,可是这个王达路却让人浑身不舒服,他刻意咧开的大嘴,露出来明晃晃的大白牙,让张艺兴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泛起不舒服的感觉。


   会议室上PPT在演示,张艺兴坐在会议桌左侧,孙红雷坐在右侧,身旁挨着王达路,张艺兴端起水杯又放下,来回几个动作,水杯中却不见一口水下去。吩咐小秘书把自己的眼镜拿来,戴上眼镜的张艺兴,你看不到他的心。


  ‘今天中午我做东,请大家吃饭’孙红雷从椅子上站起来,扣住一颗上衣西装扣,微微一躬身

‘更希望我们以后的合作一切顺利’孙红雷又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众人一一出门。


   张艺兴默默站在孙红雷背后,留待最后出门。主人,总要有主人的样子。



 饭桌上,王达路一直不停地给孙红雷倒酒,几巡酒过后,孙红雷就开了话匣子,讲自己一手拼搏的故事,告诉王达路有更好的资源,有着良好的家底帮衬着他,在这个圈混是需要运气机遇和实力同在的。不过是三两下扯皮,王达路就接了话茬。


 ‘谢谢孙总这么教导我,肯把你的人生经验分享与我,就像我的老师一样,我能叫你红雷师傅吗?’


 孙红雷的酒意有些醒了,小眼睛眨了两下,迟疑了一会


‘当然啊,当然了,怎么不行’


答应得倒是挺快的,张艺兴没打算吃饭,外面的饭有盐有糖对健身不利,忿忿的捏着酒杯,却又一滴未沾。孙红雷视线其实一直在小孩身上,今天一早就气场不对,眼神一直幽幽又暗暗的看着他。结果今天中午连饭都不吃了,晚上回家可得好好盘问盘问。



   张艺兴下午直接向公司告假,整个人都不见了,电话也不接,中午喝了酒的孙红雷下午头疼的更厉害了。孙红雷向黄磊打了电话问,黄磊确实不知道。孙红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握着手机把通讯录翻了几个来回,却才发现,自己的世界没有一处与张艺兴重合,张艺兴的过去他其实并不熟悉,这样的他该要如何去拥抱未来的张艺兴呢。



  跳舞,这是张艺兴的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国外留学时,外面的饭不可口,交际圈也只有华人,本来就怀揣着大把心事的张艺兴话越来越少。看书不解忧,喝酒不消愁。无意中认识的同院学长罗志祥却在各色人种的圈子里都吃得开,原因就是他会跳舞,跳的超级好的舞。张艺兴默默看着人群中间的罗志祥,一步步走向他。


  罗志祥好玩又风趣,释放了很多张艺兴性格中的活泼因子,张艺兴跟着他学跳舞。每次跳到深夜,跳到上半身全部湿透,张艺兴才可以深深的睡过去。不然夜晚,全是孙红雷的影子。



  本来已经在华尔街就职的罗志祥,为了张艺兴回了国,张艺兴明白罗志祥的心意,可是有时候,来得早就是来得巧。


 张艺兴偷偷来到夜店,与陌生的人一起跳舞,一起喝着酒。孙红雷全然不知他的行踪。罗志祥却打听到了张艺兴的所在地,从夜店把人揪出来,张艺兴是醒着的,可他偏偏想赖皮。


 如果王达路刻意模仿他的痕迹来屡屡挑衅他,他也不是不敢拿罗志祥做筹码来奉陪到底。


 可是小猪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就再让我任性这么一回吧。


车子驶向孙红雷的家,听到外面有动静的孙红雷一出门就看见张艺兴赖在后座上不起来,一身家居服的孙红雷眼神幽暗的盯着后座上外套早都不见,衬衫上又皱又乱的还都是口红印。


 ‘张艺兴’孙红雷冷冷的从鼻腔里发出声音。


装昏迷的张艺兴听到了声音,知道孙红雷有些生气,配合的坐起来,揉了揉头发,咂巴了嘴,说渴。


罗志祥没有理会孙红雷的低气压,直接过去把张艺兴从车座上拉起来。


张艺兴没有顺势靠在罗志祥怀中,反而自然而然的依偎到了孙红雷怀里,孙红雷本来火大得要死,看着像猫似得小孩,又忍了忍,对着罗志祥说了谢谢,顺手又问了要罗志祥的手机号。


张艺兴甜甜的朝罗志祥说了小猪哥再见,孙红雷拦着他的腰,用力扯回了房子里。张艺兴自顾自的睡到了沙发上,蹬掉了皮鞋,脸埋进靠垫里,完全没有要理会孙红雷的意思。


‘张艺兴,你不给我解释解释你今天怎么了吗?’


孙红雷一屁股坐在张艺兴旁边,用力把他身子扭过来,


‘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外套呢,怎么还跑出去喝酒了,衬衣上的口红印谁给你搞的,外面那个男的又是怎么回事啊’


张艺兴立刻坐起身来,扒开孙红雷的睡袍,朝肩头处狠狠得咬了下去,一边哭,一边用力的咬,孙红雷把张艺兴搂在怀里,有些吃痛,可是小孩不开心,他愿意让他继续咬下去。小孩还在咬,口腔里突然窜出一丝血腥味,张艺兴低头一看,肩头已经破了皮,渗出来了血珠,眼泪又掉得越凶了。


‘这是你自找的’张艺兴嘴巴被唾液嚅湿显得亮晶晶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头发因为出汗,一溜一溜的黏在额头上。


‘行行行,我的小祖宗,我自找的,你看看,你不给我说一下你怎么了吗’


‘你不是挺博学的嘛,红雷老师,这还要我说?’


‘嘶,肩膀疼,出血了可得打破伤风啊,叫的呀是红雷师傅,还是他们台湾口音呐。’


张艺兴撇了一眼孙红雷,朝着那个位置又下了口,“去医院”


‘生气了,吃我的醋呢?娘子,你可留点情吧,给夫君我借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呐。’


‘你就知道赖皮,你看看他啊,干嘛腆着个脸往你身上凑,那眼神能把你掏出两个洞子来,我就不信你看不见。’


‘哟哟哟,你这可折煞我了,娘子在身侧,夫君的眼里怎么会看得见其他人呢’


‘你少给我装大尾巴狼,你个老油条我还不知道吗?’


‘怎么会呢,他哪模样,怎么和我的小娘子比呢,’

孙红雷手悄悄从背后伸去,从腰后揽起,一下子摁倒,“我是绝对靠得住的,娘子不打算说一下你的行踪嘛”说罢,舔了舔艺兴嘴上的血渍,他喜欢看着艺兴的嘴粉晶晶的样子。


‘夫君,娘子难受,夫君即将外出,外头那歹人图谋不轨,心思阴鸷,异国他乡的,若是让你负他,那可如何是好,娘子我一人远在千里之外,独守空房,怎能探得其中一二’


‘美景,美食在侧,无奈身旁不是美人,夫君怎会动心呢,看到那景只怕会更思念家中娇妻呢’


张艺兴白了孙红雷一眼,“就信你嘴油”下巴轻轻抬起来,又吮吸了一下孙红雷的下唇。坏坏的看着孙红雷,有甜甜的叫着,“夫君”


‘走,去床上,夫君还有事要盘问这个小娘子呢’


弯腰抱起张艺兴走向了卧房。


张艺兴愿意无条件,百分百的相信孙红雷,可是王达路老想登堂入室,意图不轨。突然把去日本这为期十二天的考察揽到自己身上,想要夜夜相处,想得到张艺兴所拥有的,张艺兴绝对不可能让他过的那么舒服的。背景雄厚又怎样,家中独宠又怎么样。张艺兴设计牛郎爬上孙红雷的床,监视孙红雷多年,浑身黑点又能怎么样,什么妖魔鬼怪来了,都得杀。




  出发那天,张艺兴特意去送了孙红雷,在家里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孙红雷才舍得抽开身子。机场临行前,王达路忽然走过来一个拥抱,说会很想艺兴的,还照了相,特意发到朋友圈去。张艺兴也没有躲避,总之就是臭脸,硬要贴,谁也没办法。



 

  当天晚上,孙红雷一行人来到酒店温泉里,孙红雷肩上,醒目的牙印。王达路不由得问“红雷师傅,你这怎么回事啊’

孙红雷笑了笑,“家里的小猫,偶尔会发脾气”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