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大夫,我看牙

  • 写在最后,放在前面

  • 牙,牙,牙,重要的话说三遍都不够!

  • 好好爱护牙齿,八岁就坏了八颗龋齿,(因为喝完奶就昏迷不醒了,根本不可能爬起来刷牙

  • 十八岁的时候龋齿就没了半颗(哇地一声哭粗来

  • 还没有吃过好多好次的,就没牙咬了

  • 希望大家好好爱护牙齿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


“这大夫也太年轻了吧,这能行吗?”孙红雷的粗俗总是不只体现在一点半点上“这成年了吗”


“行了你,我给你找的大夫你还不放心,人家还经常作为代表去国外交流研讨,别看年轻,绝对是这最好的大夫”穿白大褂的男子把孙红雷拉了拉“赶紧看病,竟说些有的没的”


“你多大啊到底”


也不怪孙红雷一直不放心,张艺兴留着乖乖的头发,刘海压过眉毛,戴着口罩,眼睛里一片清澈纯净。俨然一副实习生的模样。



“今年刚26”张艺兴指着椅子,让孙红雷睡下。


孙红雷还想接茬,可是嘴已经被掰开了。


晚上七点到八点的下班高峰期,所有的司机堵在路上,一口烟接着一口烟的抽着,却也盖不住那焦躁的心情。家里人做好饭等着,诺大的城市里,人们渴望有个盼头, 有个归处。通往归处的路途上陪伴他们的是孙红雷的声音。


传媒界不变的三大定律,采访无实话,晚会无真唱,电台无美女。


孙红雷的长相严格来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看,英俊。低调深沉的声线是孙红雷一开始圈粉的利器,慢慢听他广播的人越来越多,孙红雷原来更是一个调皮的人。很多小女粉丝见了孙红雷真人,都喊着好失望啊,和想象的不一样。孙红雷却总是调侃地,说,怎么了,就我颜值,你还不服气,论美貌,谁能比得过我。


“我是靠嘴巴吃饭的,张大夫你是靠坏嘴巴吃饭的。”孙红雷刚一落地就开始絮叨,


“嘴巴被撬开三小时,又是磨又钻的,看你精力还挺好,不累吗?”张艺兴脱了手套扔进垃圾桶,左右动了动脖子,“下一次就定在五天后吧,给你把牙膜一咬,剩下的牙再补齐”


话说完了,就转身出去,只给孙红雷留下了一道白大褂的弧线在眼前。


孙红雷给自己的定义一直是黄金单身汉,周围的朋友总笑他,老光棍就老光棍,还什么黄金。人家这么笑他,也不是没有道理,几个朋友的孩子个个都能打酱油了,有的老二都能打酱油了。孙红雷还一直这么在人间晃动,从妖冶的玫瑰,到居家的人妻,他什么类型都试过,可还是觉得什么都不合适,总觉得缘分还没到。


因为缘分来的时候,可不敲门。它来的耀眼而浓烈,恍惚之间,不敢触碰,热烈相拥后,能让两颗心从此依偎。


冬天下雨就是再难过不行的一件事了,车祸率陡然上升,也就给孙红雷的工作增加了不小的难度,要更幽默,更机灵,在这个人们都没有填饱肚皮的时间里,孙红雷要尽全力填满人们的心灵。直播结束后,孙红雷总是会去再吃点什么,不是很饿,心里难免的寂寞,编辑和助理早两年和他一起混着吃夜宵,如今,都成了家,孙红雷又是一个人漂泊。


明天又要去看牙,不定遭多大罪呢,今天晚上就吃点好的吧。


这么想着,孙红雷打了方向盘决定去那家新开的火锅店尝尝鲜。脑子里盘算了一下可以叫出来一起来闹一瓶的人,却怎么也搜刮不出来。要停车时,濛濛烟雾中被车大灯照出来的人影看着眼熟,确认再三,孙红雷摁了摁喇叭“张大夫”


映入孙红雷眼帘的张艺兴,浑身都湿湿的,脸上也是湿的,如果硬要说是雨的话,但眉头处,嘴巴,和眼睛已经不能红的再红了。张艺兴在烟雨朦胧里面看到的是一束光,刺眼的光,就是这束光把他从地狱拉上来,带他重新去看了这世间繁华。


眼睛小,眼神好,孙红雷二话不说下了车。等张艺兴再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火锅店了。

“我不饿”张艺兴作势要走


孙红雷一把拉住“那你看着我吃”


其实很多时候,人不需要什么安慰理解空间,一个突如其来的人把你的生活占满,替你做了内心潜意识渴望幸福的决定,才最好不过了。


张艺兴嘴上不乐意,手底下还是开始不停的动,孙红雷活了四十来年,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也没有多插一句嘴,两个人默契的在筷子上你来我往,


“要点酒吧”

“我开车呢”

“叫代驾,门口都是”


孙红雷看着拗不过他,叫了酒,突然间,火锅店里面沸腾起来,一群服务生出来又唱又跳,簇拥着一个手里拿着鲜花和钻戒的男人,人群中一片喝彩声,男人对桌上的那个女人说

 “我和你在一起六年了,高二的时候,咱们班聚餐,吃火锅,咱们两就是这样开始的,大学四年异地,分分合合,你胆惊,我害怕,我们彼此猜忌,彼此攻击彼此怀疑。又是同学聚会的一顿火锅,让我们坚定了我们应该在一起的信念,我知道,火锅店有些不浪漫,但是我请了......”


“六年,我和他有十年的光阴呢,我们的十年怎么就说没就没了”


孙红雷回头看了看他,酒刚好应景地端了上来,酒不醉人人自醉。


不论是那边求婚的爱侣,还是失意的张艺兴,对于孙红雷来讲,都只是明天演播时候的素材而已。刚才见着张艺兴的第一眼,孙红雷就猜出是失恋了。


但故事,我们往往只能猜到开头。


不胜酒力,孙红雷看着自己腿上躺着的张艺兴,叫代价小哥把车停好,在刚认识的第四天,孙红雷就带着人回家了,前所未有的记录啊。


豪言壮语要酒的张艺兴,一瓶酒就晕乎了,第二瓶才喝了一半,张艺兴就倒了。


无论怎么问,怎么摇,都从张艺兴嘴里撬不出来地址。孙红雷只能把人带回家,张艺兴轻巧又柔软,搂着孙红雷的脖子又是哈气又是笑,腰上扭过来扭过去的不老实,孙红雷没好气的把张艺兴扔在沙发上,准备回屋,回头又看了一眼,一个横抱,把张艺兴放在自己的床上。自己打开冰箱,倒了酒,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思绪总是会戛然而止。


“早上好啊”孙红雷到还能笑颜如花的朝着从房间里面出来的张艺兴打招呼,张艺兴头发也乱蓬蓬的,衬衣都是皱的。


孙红雷递过去杯子“蜂蜜水”

“酒量不好,干嘛逞能呢,昨天晚上问你家在哪儿,一直没有没有,小张大夫,你这医者不怎么仁啊”


张艺兴咬了咬嘴唇“吼,不好意思”一杯蜂蜜水下肚,神智清醒不少“严格意义上,我昨天晚上就是无家可归了”


“今天你要过去咬模了吧。让我看看”张艺兴好像觉得不该和一个自己的病人讨论这些,立刻调转了话锋。


孙红雷坐在餐台边的高脚椅上,张艺兴手轻轻的掰开孙红雷的嘴,来回看了几眼

“上次补过的牙,吃东西的时候有没有酸软的感觉”

张艺兴的胳膊环过孙红雷的头部,无比亲密且越界的姿势,


孙红雷看着张艺兴的眼睛有些愣神。


“那个,其实我是失恋了”

张艺兴收回手,咳嗽了两下,想打破越变越怪异的气氛


“哦哦,是啊,我差不多也猜的到”







标签:红兴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