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游戏反着来(重置)

  • 刚好赶在鸡条第三季录制前

  • 以前的那篇就当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 科科


孙红雷是个傻子,在街头混吃混喝等死的傻子。路人若是心善一些便打发一些钱让他走开,多数人选择无视他。孙红雷就在这个区域悠哉悠哉的转悠了四年时间,没人注意他,他总是徘徊在不起眼的角落。反正这种流浪汉总会在冬天的某个早晨死在街上。


  捡起别人扔在地上的烟蒂,就着最后一丝火苗,啧巴啧巴两下。大街上的人都会捂着口鼻,绕道而行,仿佛看见了什么污秽的东西。


  孙红雷眼睛里面笑了笑,皮肉不动,是内心在笑。

自己原以为的人生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学习不好,家里找人一脚给踹去了警校,想着出来好歹有口饭吃,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伸手一摸,是女人软软绵绵的胸脯,眼睛一睁,总有一口热乎饭能吃。

   人民警察和街上等死的傻子。看着好像不搭边,可是没办法,警校毕业,抽了一批干干净净没什么底的年轻孩子去最底层搜集情报。

上头没人撑腰,孙红雷只能站到第一线。

  当了20多年混球的孙红雷,不喜欢被人拿捏着。

这种日子,早晚要有个头。

     J帮的老大突然中弹,原本不可一世的人,如今奄奄一息的瘫在病床上,开始考虑继承人的问题。


  新的情报上面告诉孙红雷以及他的伙伴,J帮的老大一个私生子在国外被找到。


  机会,总往有准备的人身上砸。 

又大又稳又狠

在孙红雷不知道又扔下第几个烟头的时候。那个机会就那么走进他的生命中。


 小孩子叫喊着要上厕所,那是紧要事,一不留神,他给你释放在车上,就麻烦大了。


 带着个胖乎乎的肚皮,一路小跑窜进路边绿化带里面。


  得亏这里人少。车上戴眼镜的一个男人颠颠儿地跟在胖小孩的屁股后面,脑门上就像刻着这几个大字。

 孙红雷看着路边停的车,司机的车窗缓缓降下。

车里的人似乎有些眼熟,孙红雷想再凑近点好好看看,陪伴撒尿的胖小孩就嘟囔着

“从飞机下来就开始睡,感觉我睡了好长一觉,怎么就还不到,等了好长时间都没看到厕所,迅哥,我真的饿的不行了”


人生路上的很多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眼镜男人牵起小孩的手“马上.....”孙红雷 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戴眼镜男人的胳膊,晃动着手里的矿泉水瓶,鼻腔里哼出嗯嗯啊啊的音节。


 车上的司机见状,下车把孙红雷拉开。“迅哥,不好意思”一面鞠躬道歉“不好意思,让艺兴受惊了”


 果然,是J帮的人。看样子,这就是找回来的那个私生子了,倒是养的白白胖胖的,会不会小了点。


孙红雷再次冲上去想拉住他们,司机一记肘击把孙红雷撂翻在地。


“哈”叫艺兴的胖小孩惊呼了一声“你干嘛啊,他只是饿了,和我一样”胖小孩抖开王迅放在他肩上的手,越过司机,蹲在孙红雷旁边,把他拉起来。


 “真不好意思,要向你道个歉,我就请你吃饭吧,作为补偿,可以吗?”


倒是个十足的小绅士派头,吃汉堡长大的小孩,怎么就和我们吃大米的不一样呢。


“嗯?”

孙红雷说“吃肉,吃大碗大碗大碗的肉”

 “好”





 

张艺兴用手指了指山上说‘就是那里吧,我应该是要住那里的’

  

张艺兴就这样住在了那个山头的别墅上,每天上学车接车送,孙红雷只能看到汽车尾气的尾巴,可是日子久了,孙红雷还是和张艺兴混熟了。

譬如说,张艺兴在操场上踢球,孙红雷就出现在操场的围栏边,好巧不巧地让张艺兴看见。


  张艺兴和班上同学出去玩,屁股后面除了J帮的人,还可以遇见孙红雷。


张艺兴觉得他总能遇见这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子也是种缘分,一来二去的,孙红雷似乎混成了张艺兴在这个地方最亲近的人。


 “ 小学现在幺蛾子真多,哪来那么多社会实践啊”

张艺兴的屁股后面总围着几只苍蝇,孙红雷蹲在街边幽幽地望着那两个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的男人。


张艺兴旁边围了一圈小女生叽叽喳喳的,孙红雷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小孩。

如果时间没有算错,应该就开始了。

一个套着小羊布偶发传单的人,走到了张艺兴跟前,忽然,一把抽出一把刀直直向张艺兴捅去。

张艺兴恍惚间,孙红雷闪到张艺兴面前抵住了这一刀

“红雷哥哥,红雷哥哥”

刀子凉凉的,热血紧跟着一起涌了出去。孙红雷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眼前就看见张艺兴着急叫喊他的样子。

孙红雷意识渐渐清醒后首先袭来的就是一股鲜花的味道。怎么会有这股味道啊。红雷用力的睁开眼,一眼望尽,这不像医院啊,这是哪?

“您醒了”孙红雷转头映入眼帘的是门牙奇大的王迅

嚯真丑。孙红雷的小眼睛都受到震撼了“我这是在哪啊”

“在艺兴的家里,本想着给你放在医院的vip病房,可是艺兴老要去看你,我们怕再有危险,就把你接到家中了”

孙红雷装做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开始抬头看天花板,孙红雷总觉得自己可以得个什么影帝奖,最近的突发事件实在是太多了。

王迅看着床上的人,心里盘算着,一个傻子不与他计较了。

“红雷哥哥”

孙红雷听这声,微微的坐起来看着从门里冲进来的少年


“你怎么样了”


孙红雷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他的脸,“不怕 ,没事”说完又傻笑


拗不过张艺兴,留下了孙红雷一直待在家里养伤,王迅不住在这,可是他天天都来看艺兴。房子里面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做饭的厨子,以及院子里面的保镖。人数虽然多,但是张艺兴在这个大房子里面仍然是孤身一人的。


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百天又一百天,张艺兴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强留孙红雷在家住着。

张艺兴端着小短腿弹琴,孙红雷坐在旁边听,张艺兴管这叫现代版的“对牛弹琴”

小孩赖皮想多吃汉堡,孙红雷总是把自己的那一份给张艺兴。



家里那边也一步步看着事情总是失去控制,索性将计就计。留着孙红雷在张艺兴身边。


张艺兴每两周会被接走一次与其父亲见面,总是要呆一两天。偶尔会有一个眉目清秀叫黄磊的人来看张艺兴。


按孙红雷的观察,这个黄磊心思缜密,智慧过人。想必他们早早都调查过张艺兴那次刺杀,可是一查线索,条条清晰的指向他们的敌对帮派。黄磊看在张艺兴的份上,对孙红雷的事情只能作罢。


孙红雷陪着张艺兴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年,张艺兴对孙红雷一无所知,两人也心照不宣的从来不谈论任何关于隐私的话题。

关于张艺兴为什么好像没有父母?关于孙红雷是不是傻子?

不谈论不代表孙红雷不知道,张艺兴的所有资料孙红雷都知道。


房子里面打扫卫生的老阿姨早都换成家里的人,算着日子,三年的时间过的太快了,圆圆一个球的张艺兴变成了椭圆形的。


快要陪张艺兴过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家里人说,该收网了。


J帮膨胀的太快,从一开始野心驾驭不了实力,到现在,这个城市里的老百姓谈起这个组织比政府还有威严和权利。


当权者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人干些什么,可是树大招风,触碰到了当权者的利益,那必是要为此付出相应代价的。


三年时间,孙红雷得到了王迅手中关于J帮的大部分资料,毒品来源渠道,洗钱的产业和场所。一点一滴,都被孙红雷悄悄掌握在手中。


最后,警方突袭了J帮老大藏匿的地方,也全靠孙红雷放在张艺兴鞋底的追踪器。


黄磊急冲冲赶来山上接张艺兴的时候,孩子站在院子里,哭得绝望而悲怆。面前站的是枪口对准倒在血泊中的王迅的孙红雷。


“哥哥”张艺兴胸腔里的空气仿佛被眼泪耗干,大脑缺氧,眼前一片模糊,“为什么啊,为什么骗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假的,从你开始替我挡那一刀是假的,是不是!!”小孩变声期嘶声力竭的喊出来,喉头冒出一股血的铁锈味。


“从我开始,向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假的”孙红雷无所谓的摇摇头,提起手里的箱子冲着张艺兴说

“让你爸足够挨一百个枪子儿的证据,让我升官发财,畅畅亮亮的过完下半辈子的好东西”

话说完,孙红雷转身就走。


黄磊小跑过去,扶起王迅,拉起张艺兴,“快走,趁警察还没来”

张艺兴从黄磊身上摸出枪,拉开保险,对准孙红雷“不准走,我要你给我说清楚”


孙红雷脚步顿了顿,还是坚定脚下的步子。



孙红雷的小腿边堪堪擦过去一颗子弹。


黄磊打掉张艺兴手中的枪“艺兴,冷静,我们没有能力和他抗衡,快走吧”



孙红雷单膝跪在了地上,耳边响起了警笛声,与此同时,黄磊拉着张艺兴和王迅开着车飞速离开了现场。


这发子弹,给孙红雷送来了一片更好的仕途。


十二年时间,孙红雷一步步往上爬,拥有的越来越多。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十五年前的事。


“我把人家一个孩子给骗了”



标签:红兴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