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依旧起名废

  • 有没有人给我赐个好名字



“大王真是好箭术”

长在眼角的泪痣,预示着此人一生会大吉大利,顺风顺水,唯独爱情,坎坷波折。


算命师傅还是家中老人都这么对黄渤说过,也倒是应验了。黄渤举而为相,在君左右,辅佐大王。


可是不惑之年,却从未娶妻。每当喜事要成之时,不是女方家有人去世,就是提亲的队伍路上遇了歹人。


黄渤又屡屡说国家不宁,怎能为儿女私情牵挂便一再被搁置。


那位大王身型伟岸,目光如炬,贵气十足,颇有一副真龙天子的模样。


这位天子,自以为自己是天之子,却不把子民当子。


南方涝灾连连,庄稼颗粒无收。北方连年大旱,民不聊生。大王却只有国库银两奢侈享乐,全然不顾百姓安危。


黄渤只能看着这一切,继续任由大王放肆,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孙家的王朝覆灭。


“孤刚刚好像打到了一只白狐狸,叫人去取过来”


“大王,狐狸好像跑了”


“没用的东西”孙红雷一箭射向了那个小兵“晦气”调转马头从小兵还没有倒下的身体旁离开。


远处的狐狸小心翼翼的躲在石头后面,看着自己同族的伙伴就那样死在了自己面前,而狐狸们却束手无策。


“娘亲,娘亲”


狐狸族中一只小狐趴在死去的狐狸身上,用舌头不断舔着它娘亲的伤口,用爪子反复推娘亲。它希望娘亲只是睡过去了,伤口舔一舔就不痛了。


“走吧,走吧,再不走,又被打死了怎么办”


一只老狐狸叼住了小狐狸,草草的给死去的狐狸身上盖了些土。


“不要,不要,我要陪娘亲,不要啊,娘亲不能一个人睡在那里”小狐狸的眼泪沾湿了狐狸毛皮,原本雪白的皮毛,如今变得脏兮兮的。


狐狸一族因为连年涝灾,千里迢迢从南方跑来,还没来得及在这处扎根歇脚,族中狐却死伤连连。



世间万物都分三六九等,一个人若想要成仙,不过修炼百年,一只狐化作人形都需几百年,更何况修仙呢。



狐族中最老的长者化作人形时,一条尾巴还藏不住。


小狐狸却哭着喊着要报仇,狐族的长老劝说“那人是大王,你这点修为怎么可能近的了它的身呢。更何况,你连人形都没有,还未出这山,便被猎人拉去扒了皮做衣服了”



“爷爷,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我一定要报仇,不能让娘亲一个人冷冰冰的死在那里,不能”小狐狸趴在石头上哭。


“你不要哭了,爷爷告诉你,这里有一座山叫灵崖山,相传那座山上,有一处绝壁,只有在雷雨交加的午夜时分,绝壁上会有有心人所求的东西出现。”


“真的吗?爷爷”


“传说是这样的,但是那个绝壁在哪儿,还有雷雨交加的午夜,都可遇而不可求啊”



“不行,爷爷,我一定要去,一定要”

小狐狸用舌头浸湿自己的爪子,爪子捋了捋自己的毛,站起来,抖了抖便大步跑了。



即使知道前路艰难也要继续走下去,知道人心是比老虎可怕一万倍的东西。知道再危险再害怕都要咬紧狐狸牙一直撑下去,不能退缩。绝对不能。


小狐狸的腿上,手上全是岩石树枝给予的伤痕。一个不小心就会从这陡峭的山崖上滚下去,小狐狸在这山上找啊找,转啊转,七天七夜没有合眼没有休息。整座灵崖山被翻遍了,也没有找到那座传说中的绝壁,小狐狸趴在巨石上嘤嘤地哭了起来,天上的雨也下了起来,雨越下越大,小狐狸连站起来躲雨的力气都没有,索性翻个身躺在石头上,雨点连成线,遮挡住了小狐狸的视线。


被雨水弥漫住的灵崖山,倒还好看了不少。


不同的角度看,整座山都像是一处绝壁。


绝壁?


还有雷雨交加的午夜,和有心人。


小狐狸看到一处亮光,拼命地朝山上跑去,雨让山体变的更滑,更加难爬。小狐狸拼尽全力冲向那个光点。


在最后一丝力气用尽之前,小狐狸叼住了那个光点,挂在了旁边的树杈上。


小心翼翼的放下那个光点,原来是一株仙草。


小狐狸嚼碎仙草,汁液混着草一起从食管中滑下去。


草刚下去,胸腔中一阵冰凉,突然间变得炽热,烧灼,小狐狸看着自己发光的胸腔,疼得打滚。忽然,四肢像是被撕裂了,每一块骨头,每一处皮毛都疼,都痒,全身上下,像是被浇了热油一般。


小狐狸忍不下去疼,支吾一声便昏了过去。

等小狐狸再次醒过来,伸伸手,不见一点毛发,光洁白皙,坐起身来,地上尽是昨夜爪子扣下的痕迹。


小狐狸晃了晃神,微微站定,适应了一下双腿走路的感觉。浑身光溜溜的,没有毛发的遮挡,生出来了几分羞耻感。


“要穿得和人类一样啊”


小狐狸跌跌撞撞跑到一个人类的小村庄,随手扯了个袍子,草草裹在身上,听见鸡叫,肚子不由得咕咕叫起来,看着四下无人,跑进鸡窝,抓起一只鸡,对准脖子狠狠咬了下去。就在小狐狸发现人类的牙齿根本穿不过生鸡的皮肉时,听见有人喊“抓贼啦,有偷鸡的贼”


懵懵懂懂的小狐狸从鸡窝里面出来,村民们就乱拳相向,小狐狸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了。


“住手住手”


一个男人从人群中钻出来,“对不起各位,实在是抱歉,家里的痴儿,一不留神跑了出来。实在是对不住了,这是一点歉意,这只鸡和这件衣服就当是我们买的了”男人从怀中掏出一吊子钱。


男人带小狐狸离开村子走到一家小饭馆,给小狐狸要了面。


小狐狸看着面前的东西不知说什么,不知做什么。男人告诉小狐狸,你面前的是碗,人们吃饭用的碗,碗里面是人类的饭,叫面条,用筷子举。向小狐狸示范了一遍,小狐狸有样学样。


“聪明”


小狐狸腼腆的笑笑。


“没名字吧?”


“嗯”


“我给你一个,要不要?”


小狐狸用力的点了点头。


“就叫你艺兴吧,嗯,姓嘛,张,使弓弦的意思,把弦绷在弓上,将要开弓。怎么样?”


小狐狸听见这个名字一下子想起娘亲被射死的那天,“你是谁”


“我是教你知识的人,算是你的师父”


男人眨了眨眼


“一直往东,你会找到你要的答案的”

男人站起身“下次再见,装作不认识吧”离开时猛然回头


“知道东在哪吗?”


小狐狸点了点头


“千万不要回头哦”


小狐狸,啊不,是张艺兴吃完面,站起身,坚定的朝着东走,不知怎么,他想相信那个人,他愿意相信那个人。


孙红雷每去一次民间,都是兴师动众,劳命伤财,遇到自己喜欢的物件或美人大手一挥就让人抱到宫中,这次孙红雷想玩点新鲜的。


悄悄出宫。


没有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和八抬大轿,带两个随从就上路。



“那头是不是有人坐在哪”孙红雷自问自答似的,没等到随从表忠心挡在他身前,孙红雷便大步流星地朝那个蓝衣人走去。


凑近一看,那人漏出在衣服外边的一截小腿有些红肿,想必是脚扭了。像是小兔子一样受惊的眼神,眼眶红红,嘴唇红红的。衣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隐隐约约看得见诱人的锁骨。皮肤十分白皙,像雪一样,光洁耀眼。不知道摸起来会不会像上等的羊脂白玉一般温润细腻。


孙红雷这么想着,手不由自主的附上了张艺兴的脚踝,顺着脚踝一路往上。


张艺兴浑身一抖,狐狸天生的媚与浪怎会是一般人能抵得过的。

“这位哥哥,你在干什么呀”


孙红雷本就贪恋美色,面对如此可口的一道菜,又怎会放过。


“知道孤是谁吗?”


孙红雷大手一挥,一个横抱将张艺兴拥入怀中。


“告诉孤你的名字”


“张艺兴”



标签:红兴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