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狐说

  • 饿

  • 老子就那么两块肉,还有敏感词

这世界上还真没有借酒消愁这回事,若是有的话,这一坛又一坛的琼浆玉液为何竟不起一点作用。


罗志祥哭笑不得的数着今夜的几个酒坛子,看着身旁的如花美眷,天天守着这方寸大小的院落。是疲倦也是无奈。


“公子今夜看起来兴致不高啊。”黄渤挥挥手,让婢女都退下。“看样子是缺知己,不嫌弃的话,黄某人陪你。”端起酒杯,坐在罗志祥的身旁。


“黄大人想必是看错了,美酒佳人,如此好的时光,我怎么会兴致不高呢。”嘴角轻轻一笑,拿走黄渤手中的酒杯。


“看样子公子是要拒绝我的请求了?”


罗志祥仰头喝过坛里仅剩的酒,说:“拒绝?我从未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何来拒绝一说呢。”


“公子,臣知道您才是帝王之才,怎会甘心委身于这小小的院落之中。”黄渤起身作揖行礼


面前的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来人,拿酒来”


“公子,若要我告诉你真相呢?”黄渤直起身,直视罗志祥“我从未想过拿这事激你”




不远处的宫殿之中,一片莺歌燕舞,好一片太平盛世的情景,神仙若此时下了凡,都会为眼前的奢靡景象咋舌。


此时的张艺兴在孙红雷的怀中,腰间揣着把匕首,他在等,等到周围没有一人,这把匕首会狠狠的刺向孙红雷的心脏,像孙红雷给他娘亲胸前射的那把箭一样。等看着孙红雷死去的那一刻,他明白这皇宫也不会轻易绕过它,决意会随后陪娘亲一起去,只要孙红雷死在他的面前。


张艺兴那样注视这孙红雷,孙红雷也感觉到了这阵视线,低下头与怀中的人对视。没来由的,张艺兴竟被这一阵目光看的羞红了脸,心里一阵紧张。咬了咬嘴唇,头赶紧一撇,而脸又深深的埋在孙红雷胸前。


孙红雷扑哧一笑“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张艺兴想咬掉自己不争气的舌头。


孙红雷被眼前小人无意识的举动撩拨的心神荡漾,宫中什么样子的美人没见过,可真没见过这样的。清纯逼人的感觉中裹挟着一丝妖冶,张艺兴明白自己吸引了孙红雷,可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在孙红雷眼中,他一直在闪闪发光。


张艺兴被放在床榻上时,突然攥着孙红雷的袍子


“你是大王吗?”眼睛盯着孙红雷,张艺兴也不知道自己突然冒出这一句是什么意思,要下手杀面前的人,他想他应该是有一点害怕,害怕血肉模糊的景象。


“不然你觉得孤是什么”孙红雷捏了捏张艺兴的下巴,“你刚刚叫孤什么”


“叫,叫哥哥”


孙红雷手放在张艺兴的后颈上摩挲着“多叫几声,孤喜欢你那样叫”


“哥哥” 张艺兴一支胳膊搂住孙红雷,另一只手去取匕首。孙红雷有点惊喜张艺兴的主动,很期待接下来的动作。


“你知道孤要你做什么吗?”


余光瞥见张艺兴邪邪一笑,孙红雷心口一紧。张艺兴手放在腰侧,正要取出匕首时,硬邦邦的匕首忽然不见,手只能摸到柔软的布料。该不会是丢在哪里了?张艺兴反反复复摸索了两下,发现匕首真的不见了。一手推开孙红雷,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


孙红雷奇怪刚才还邪魅的张艺兴怎么突然惊慌失措。“怎么了,是孤吓到你了嘛?”孙红雷快手搂住张艺兴的腰,将他拖回自己身边。“没事,不怕”


像小狗似用鼻子拱了拱张艺兴的鼻子,讨一个人的喜欢,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帝王也卑微得像个小动物。


张艺兴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孙红雷停止了动作“怎么了,”温暖的手掌捧起张艺兴的脸。孙红雷的手很暖,贴着张艺兴凉凉的脸。娘亲以前也会这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张艺兴。


啪嗒一下,张艺兴冒出的眼泪打在了孙红雷的手上,孙红雷自十四岁开始有了第一个妾开始,还从未有过这样束手无策的情况。


“不哭不哭”孙红雷拍着张艺兴的背,一下子,张艺兴给自己披上厚厚的刺猬皮就被孙红雷的温柔轻松击溃。


张艺兴头枕在孙红雷的肩膀上,开始放肆地哭泣,如在海上迷路许久的小船看见灯塔一样,孙红雷忽然的温柔触发了张艺兴的脆弱,鼻涕抽抽嗒嗒的,小奶音呜呜的哭。


“怎么了,艺兴。”孙红雷用力把张艺兴抱紧紧。


“我没有家了,娘亲在来的路上死了。”


“家呢,怎么会没家呢,娘亲去哪了?”孙红雷一下一下地给张艺兴拍背顺气。


“有涝灾,一年接一年的,逃难的路上娘亲走了”


    孙红雷的思绪一下子被拽远了,依稀记得在自己为数不多听过奏事的时候,南方涝灾一直被提及,孙红雷似乎有过拨款,但是之后又没再理会,那些人的生死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孙红雷意识到一件事情,自己怀中的小人是不是差点死在那场涝灾里面,而明明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个局面,却什么都没做。


       孙红雷脑子里想用力掩盖住这件可怕的事,略带狠劲的吻上张艺兴的唇。孙红雷想来这一场疯狂的性事,能让自己逃避。



国事如此,且醉且欢。


http://www.jianshu.com/p/8f29bd3089e3

  

 一日又一日,张艺兴舒舒服服地住在孙红雷的寝宫内,张艺兴还记得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杀孙红雷,可是,他总是不敢想象夜夜对他温柔备至,和他一起做那些让人想起就脸红的事的孙红雷会射箭杀死自己的母亲。张艺兴心里时刻提醒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不能让轻易放过他,可是一颗心慢慢让孙红雷那个无赖占满。


       为他亲手拿来这世间最瑰丽的珍宝,张艺兴说不爱,他便换着法的让人去搜民间的新奇玩意。张艺兴趴在窗前看星星,说星星不如自己家乡的亮,孙红雷直接命人为他建一栋高楼,让他手可摘星辰。


后宫宠妃无数,沾过孙红雷露水的比那天上的星星还多,如此变着法的宠一个人,不册封,住在大王自己的寝宫内,使得前朝后宫一片哗然。



    王后允许这王有三千佳丽,可绝不允许有一个人爬在她的头上。来势汹汹的走向大王的寝宫,一推开门,眼前张艺兴只穿一件绸衣,腰间堪堪寄个带子,酥胸半露,斜倚在踏上,手边尽是奇珍异果。


“你是什么人,没礼貌。”纤纤玉手拿起个葡萄放进嘴里,从踏上起身,打着赤足走向那王后,被眼前奇美的人慌了神,王后也觉得害臊。


“怪不得大王天天把你锁着宫里,这么一个狐狸精模样是把大王迷得不知西东了。”


“我就是狐狸又如何。”张艺兴一脸无所谓的捋着自己的头发。王后见这个男人不被自己激怒,反倒还压自己一头。自己也故作随意的说:“这两天,倒春寒,人人都觉得冷,大王的寝宫倒还是暖烘烘的,地上全铺了毯子。”又瞧见了张艺兴的赤足,“我说呢,怎么铺上了毯子,你呀,不过也就享受这两天。”


“烦人,叫她出去。”张艺兴憋着一口气,想上去咬这可恶的女人,又忍了忍。


“慢着,公子可知道玉泉宫,这种天气,大王最喜欢去哪儿了。”


这两天,张艺兴去哪儿可不是一次两天,回回走着去,一脸疲倦的被孙红雷抱回来。


脸上有些泛红,“说那干什么?”


“公子不妨去看看,看看大王和别人在那里干什么。”


听这话,张艺兴脑子里就冒出来,孙红雷和别人在那池子做那些事,怀里抱着别人。五脏六腑都好像是被拧住了一般,推开那女人,打着赤足,就朝那玉泉宫跑。



烟雾弥漫,玉泉宫仿佛那仙境一般。一切与往日无异,除了池子里的孙红雷旁边捏肩的婢女,池子里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白花花丰满躯体。


   张艺兴感觉心脏上像被人用钝刀慢慢割了一下两下,开口说话已经压不住哭腔,声音带一丝颤抖。


“哥哥。”不争气的眼泪簌簌就掉下来。


隔着漫漫水雾,孙红雷从池子腾地一下站起来,忙不迭地推开怀里的人,“艺兴,你怎么过来了。”扯了件袍子随意穿上,走到张艺兴身边,看着张艺兴连鞋也未穿,嘴唇懂得发紫,一摸手冻的像块冰一样。“怎么回事啊,不好好在房子里呆着,跑这来干什么”看着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出去,都出去”



张艺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觉得难过,觉得窝火,他不希望孙红雷抱着别人还抱着他,开口说话,就又委屈到开始掉眼泪。



“艺兴,好了,好了,不哭,是哥哥对不起你,再也不这样了,好吗?”孙红雷紧紧抱住张艺兴,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给他匀气。


“我怎么回事啊。”小奶音说话像冒着泡泡。


孙红雷笑了笑,刚才看见张艺兴冲进来自己也是心慌的不得了,自打小家伙进了宫,从来就没有碰过别的人,今天刚下了朝,想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去见宫里的小人,刚脱了衣服,这些女人就鱼贯而入,孙红雷也没有拒绝,任由她们伺候,就被张艺兴撞上了。


“好了,是哥哥的错,哥哥会想办法解决这些的。”


脱了张艺兴的衣服,想把他放进池子里,“我不要,不想在这里面。”张艺兴还别别扭扭


“这是活水,不是刚才的水了你看你冻成什么样子了,怎么会一路跑过来呢?”


“那么一个女人叫我过来的,那么个讨厌女人”




标签:红兴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