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小神仙在凡间

  • 开学了

  • 大学真的忙成狗

  • 可能又要失踪了

  • 莫名年下了哎

          


已经有三百年没有人得道修仙了。


所以仙都抱怨,审核的人管的太严,可是审核的人也挠挠头说,不是他严,是没有人在好好修仙。


这天上越来越无聊了,自从一战爆发后,科技的迅速发展和普及,人们已经不依赖这些虚无缥缈的神仙了。


师父找隔壁的佛下棋的时候,他们也这么说,佛家有慧根可以飞升的弟子都叫俗世糟蹋了。有时候仙和佛会坐在一起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凡间的寺庙和道观收下的香火钱给揣自己兜里。


麻将,扑克,下棋,天宫的娱乐活动真的越来越匮乏,张艺兴经常抱着一朵云看着凡间的人玩一个叫狼人杀的东西。


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玩起来一定更有趣吧。


张艺兴一生气,就揪云,云被他扯的一片一片的。看见飞机过来了,还要马上给自己下个隐身咒。


“师父每次去凡间都不带我玩。”张艺兴把那只云揪没了跳到另外一只云上了。


“你都四百多岁了,还惦记着你师父带你玩。”旁边飞过来一个皮肤黑黑,穿着破洞裤,染着黄头发的神仙。


“小猪哥,我是不是这天上唯一一个不去凡间溜达的神仙啊,”


“不,准确的说,是自从成了仙,再都没有回去过的唯一一个。你多长时间能见一次你师父?十几年没有见了吧”


小猪哥是这天上和张艺兴关系最好的神仙,小猪哥就比张艺兴早两天进天庭。张艺兴是得到了师父点化,日日食露水,不忍伤害一片草,一朵花。硬生生把自己憋屈死,年纪轻轻就成了仙。小猪哥好像是做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成为神仙的。


张艺兴师父黄磊是这天上的老神仙,路过张艺兴家门口时闻到了辣椒炒肉的味,吃了人家家的辣椒炒肉,就点了一下当时还是小不点的张艺兴。谁知道这孩子慧根好,还轴,本来在凡间可以富贵一生,硬生生就要修仙,磕了三个响头认黄磊师父。


可是师父不着调,徒弟很苦恼。


“好了,我朋友叫我去玩,我先走了”小猪哥看了看手机,念了诀就闪。


张艺兴飞去一朵大云上,用力的翻滚。


“不行,我也要去凡间玩”张艺兴每年都要闹这么一出,坐在云上,看看那个城市,不行,空气不好。看看那个城市,不行,好吃的不多。那个也不行这个也不行。



不怕人笑话,张艺兴是天上除了女神仙以外唯一一个长发及腰没有剪头发的神仙。


找到一个用力向神仙祈求的人就停下吧。这是张艺兴这次给自己定下的规定。


对了,下了凡要剪一个超帅的发型,像那个电视剧上海滩里面的一样。


孙红雷从外套里面拿出烟,抽出来发现最后一根已经断成两截了。生气的把烟盒揉成球丢在地上。


真tm糟心,没有一件事是舒服的。


左眼框有明显的淤青,像是刚刚被人揍过。


孙红雷走到村子口小卖部想买烟,一看一包假烟,换一包还是假烟。


“我说大爷,你这怎么都卖的假烟呢。”


大爷颤颤巍巍的放下手里盛着面的搪瓷碗,“就你,还想抽什么好烟,去去去,不买就走一边去。”


不是小卖部大爷刻薄,而是孙红雷做的事确实造孽。


年纪轻轻不学好,去社会上闯荡,村里人都欢天喜地送走了他,没办法,孙红雷在的时候,村里孩子谁好好学习啊。没过几年,孙红雷挣了钱,走起路来吆五喝六的,乡亲们更不待见。开着他那黑色小轿车,搅得一个村的阿猫阿狗都不开心。


谁承想,还没有好好风光几年,给合伙人做担保,在民间贷款上借了三百万,还不上,合伙人跑了,高利贷的找到担保人,摁着孙红雷就是一顿揍。孙红雷只好把省城里买的两套房,还有车,全抵了债。和过街老鼠一样回了老家。合伙人把两个人一起开的锡矿全转成了孙红雷一个人。脚底抹油的溜得不见踪影。


“老子他妈要是把那矿卖了,我他妈还是千万富翁。”说罢,朝小卖部门口淬了一口痰。


回到家中,小小的院落里,只坐孙红雷一个人和一口腌泡菜的大缸。


父母双亡,无儿无女,已过不惑之年的孙红雷好像已经盼头了。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

不可以就这样结束,不可以啊。想要自己再成为富翁,让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对自己敢怒不敢言。

真的不甘心啊,有没有神仙来帮我啊。


“哎呦喂”张艺兴在孙红雷头上刚刚路过,就被这强烈的祈求给拽下来了。


“什么玩意啊。”孙红雷从椅子上跳起来,凑近看那坨白白的东西。


“是神仙啊,被你打动的神仙。’’唔,四百多岁的老人说瞎话还真是不打草稿。


“那,你带我在凡间玩,我让你发财怎么样。”张艺兴蹦蹦跳跳地走到孙红雷面前,其实他不是财神,根本管不了凡人发不发财。



“哦,这样啊,骗子是吧!”孙红雷用力把张艺兴胳膊一扭,“老子没钱让你骗,滚一边去。”


“哎哟哎哟,你放手,凡人怎么变得这么坏,我就应该在天上好好呆着,”说话间,张艺兴鼻子眉头就红了,眼睛也红扑扑的。


“还装!”孙红雷嘴上耍狠,手上已经放松了几分,趁着孙红雷慌神,张艺兴转身念了诀,将孙红雷捆了起来。


“哼,你这个孩子不识好歹。”


孙红雷怔怔看着自己身上光线做成的绳子。难道自己想发财想疯了?不对啊,这绳子还勒得疼。


“看”张艺兴右手伸出变出一个箱子,弹了一个响指,箱子缓缓打开,里面铺满了金砖。


“本来呢,我随便选个人帮他实现愿望就好了,可是呢,我刚刚路过你头上,就听见了,这也是缘分嘛,有缘是好事。”张艺兴眨了眨眼。“我要在凡间玩的好呢,这些就是你的报酬了。”


孙红雷两只眼睛都直了,直咽口水。


“咳,我说,小神仙,哎不是,大神仙,你知道我一个穷光蛋,没办法带你玩,你先把金子给我,我换成钱再来找你。”


“不行,你拿了跑了,我还要到处找你,”张艺兴咬了咬嘴,“嗯,要纸币,去哪里找纸币呢。”


“你不能凭空变嘛?”


“当然不行,这些是我攒了几百年的工资。我不能凭空变。”


“你不是神仙吗?”


“是啊,我又不是造物者,哪来说变就变。”


孙红雷思忖了一阵,“这样,我们村村长是一贪官,到现在村里都是土路,他的房子里全藏的是钱,一张张的都是大票,你能把那变过来吗?”


张艺兴解开了孙红雷的诀,拉着孙红雷的胳膊“走”



孙红雷揣着满满的人民币幸福满满的给张艺兴换了套衣服,带着张艺兴坐上颠巴颠巴的小面包走向市里。


“喂,我要剪许文强的头发,超有魅力的。”


“行,你说啥就是啥,怎么你们天上神仙还看上海滩啊。”


“我师父的碟片我拿来看的,看了不下百遍了。”


孙红雷觉得人生真奇妙,前一秒还要死不活的,下一秒就带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还看过上海滩的小神仙去玩。

行,把这活祖宗伺候好了,以后有自己的风光日子。


理发小哥屁颠颠给他们两人开了门,“哟,欢迎光临,二位是谁理发”


孙红雷退了张艺兴一把,“他”


理发小哥看了看张艺兴的头发,“这是留了多少年啊。第一次见这么长的头发。”张艺兴瘪瘪嘴,“你会剪许文强的头发嘛?”


“你真有眼光,时尚就是一个轮回....”理发小哥揪住这个话题开始一直叨叨。孙红雷抽了一支烟想上去把这理发师的嘴给堵上。


在理发师最后给张艺兴头发喷上发胶,孙红雷付了钱,理发师接过钱,说“你们两是恋人吧。”

孙红雷不耐烦地,“不是。”


“我也是个开明的人,这都是2017年了,这有啥,你们两真的很配。”理发小哥还冲孙红雷挤眉弄眼的。


孙红雷又为张艺兴再拿了一瓶发胶,“走了”


张艺兴小步跑到孙红雷面前“帅不帅?”


孙红雷点起一根烟,“你们神仙还说帅啊?”朝张艺兴笑笑。


“我是神仙,又不是傻子,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你的年龄是我的曾曾曾曾曾孙子呢”张艺兴拍拍了孙红雷的肩膀,“叫我老祖宗都不为过。”


“行,”孙红雷弹了弹烟灰“这位祖爷爷,你知道我叫什么吗?我就这样带着一个名字都没有的人怎么到处乱窜啊。”


“孙红雷没礼貌,本神仙呢,行不改名,坐不更姓。记好了,支昂张,张艺兴。”











标签:红兴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