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游戏反着来(重置2.0)

  • 啊咧?莫名黑化

  • 继续净化首页

  • 一个晚上嗑这么多字我容易吗?

  • 那还不赶快给我比个小心心


省厅里面的孙副局长调回了市里成为了正局长,享受副厅级待遇,这座城市城市,也是孙红雷的根,就是从这里开始孙红雷一步一步爬到权力的树梢。


兜兜转转又回来了,孙红雷摇下车窗,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

“变化真大啊。”


司机跟了孙红雷快十年了,微微搭了一下腔。


“孙局,明天要和黄政委吃饭吗?”司机从后视镜里面看着孙红雷。


“小渤啊,都成政委了,一晃这么多年了,当然要啊。”这座城市各个方向的力量总还是要摸透的。


还记得孙红雷是个小透明做卧底的时候,啧,连卧底都算不上的那四年,小渤是他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可以说心事的人。


不过这些人,他和小渤两人各忙各的,联系少了,希望感情不会淡吧。


只要不涉及毒品交易的,一个城市的赌博卖淫场所是靠着警察庇护的,这些产业每年可以给政府创收不少,所有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年,铲除J帮,就是他们老大太不把政府放在眼里,开始了大宗毒品贸易。政府叫你三更死,你就得三更死。


那个小胖子的人生只不过是被牺牲的无数人生中的其中之一罢了。


孙红雷看着包间内的烟雾想问题想的出神了。


“红雷,想什么呢。”一股浓浓的青岛口音将孙红雷唤回了现实中。“等会要来个人物,你真应该见见,真是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


“是什么来头,让我们黄政委赞不绝口。”

这场饭局就是市里面各个营业场所与新来的局长混混脸熟,联络联络感情。


话音刚落。


故事就是无数的巧合组成的,就是话音刚落,包间的门打开了。


这句话好像是为了给他登场做铺垫一样。


身材曼妙的服务员穿着剪裁贴身优雅的旗袍推开门,身后走来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孙红雷被烟熏了眼睛,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奶,皮肤太好太白,明晃晃的,不像是从事这种行当的人,头发也一丝不苟得梳了起来。


“哟,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啊。”黄渤站起身来迎接迎面而来的那个人。


让小渤一夸再夸的究竟是什么何方神圣。


孙红雷也站起来准备和这位神圣握握手。那人大步走向主座,朝孙红雷走来主动伸出手,“我一猜啊,小渤哥你是不是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可不能给我们孙副局长留下负面印象啊。”


他笑起来真好看,他的脸颊旁有个酒窝。


“来来介绍一下,红雷,这是lay。lay,这是孙红雷孙局长。以后大家兄弟,都是自家人,没事多联系啊。”


“孙局长好。”lay从嘴巴里用力吐出这几个音节。


“你这孩子,不懂事的,叫啥局长啊,叫叔叔,你看着这老的。”


此话一出,满堂哄笑。


黄渤是想让孙红雷此时接茬儿,两个人还是相当有默契的,黄渤对这点还是有自信的。


可是孙红雷不说话,也没有放开lay的手,气氛又些微妙。他眼睛看着lay的脸,仿佛透过了几个世纪的深邃目光。


黄渤从来没有见过孙红雷这样,他刚要拉一下孙红雷,lay突然发声,“看着孙局长,怕是不放心我这个年轻小辈,有点担心我吧,我都叫小渤哥,不如孙局长,我叫你红雷哥,以后呀,我出了事,你不要担心我,直接帮我解决了。”


众人一起齐声怨道lay太精明,这么快就可以和孙局长拉家常了。


红雷哥三个字,一个比一个戳心“累?你哪国人啊?就这一个名?”孙红雷好像没打算结束和lay的会晤。


这像是问犯人,不像是和朋友聊天。黄渤在旁边都急出汗了,红雷今天是要搞事情啊。


“目前就这一个名字,中国人,不过不是土生土长的。红雷哥,我见了许多中国人,第一次打招呼好像不是这个模式吧。”

伶牙俐齿。


孙红雷脑子里蹦出这四个字,意识也恢复了点。“啧,是红雷哥老冒,老冒。”抬手,“叫服务员拿个凳子,让我这弟弟坐我旁边。”



孙红雷的车紧紧跟在lay的车屁股后面。


“老板?”司机出声询问,


“让他跟着。”


lay让司机把车停到了江边,他靠在桥上,等着孙红雷走来。


“红雷哥这是顺路吗?难道咱们一个小区?”


孙红雷点起了一支烟,“你觉得我该陪你继续演吗?”江面上吹来的风又些凉意。“我办不到,看样子,你是决定要这么做了。”


“红雷哥,你说什么呢?”lay有些猝不及防,孙红雷这么干脆是他始料未及的。

“张艺兴,你要干什么冲我来,阴阳怪气的是个什么样子。我那个时候有这么教过你吗?”


孙红雷用力扯过张艺兴的胳膊,迫使他和他面对面。


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了,来之前明明给自己套了好多层盔甲的,又糟糕的涌起无力的感觉“认出来最好,你给我好好记着你这辈子是做了什么有今天这个地位的。”张艺兴一点也不想落于下风,拍开孙红雷的手,恶意腾腾的瞪着他。


“那本来就是你爸爸的错,多少条人命,多少个家庭砸在他的手上,该愧疚的是你们不是我。”


“那我呢,一心一意相信你的我呢,把你当家人的迅哥呢?”

张艺兴不想再多问一个字,再问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掉眼泪,他真的想知道,红雷哥为什么会开枪打迅哥,你到底是不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

张艺兴喉结滚动了一下,“看好你的女儿吧,还有你的妻子,我觉得你应该挺爱她们的。”十二年前的事,总要有人来了结。总要有人成为牺牲品的。


“张艺兴,你敢,有种你动她们一个手指头试试。”孙红雷涨红了脸,扯着嗓子喊着张艺兴。


“你拿什么来威胁我?场子出了事,我钱一卷就出国了,剩下的事,我可都是良民了。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能捉得到我什么把柄。”张艺兴拿出手机,滑动着屏幕,屏幕上的灯衬得眼睛亮晶晶的,嘴巴也亮晶晶的,“小姑娘长的不像你啊,像她妈妈,眼睛大大的。”张艺兴朝孙红雷眨了眨眼,勾着嘴唇皮笑肉不笑地走向他的车。


“要不你来求求我,求我,让我放过她们,不然,以我的基因很不难猜到我可以干出多丧心病狂的事来。”


这次,张艺兴给孙红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标签:红兴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