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游戏反着来(重置3.0

  • 喜欢就动动小指

  • 不喜欢也别说出来

  • 这次的有点短




洁白的西餐盘上光亮的边缘可以映出就餐人的面孔,上好的牛排经过精心的烹调一刀切下没有流出一点液体。红酒的酸涩与牛排的醇厚在嘴里蔓延,两种十万八千里的食物却能配合的如此美妙。食物可以轻松做到的事,对于人来说,都未必可以达到。


“老板,孙先生到了。”


一声轻唤将张艺兴的思绪拉回。“嗯”张艺兴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看着孙红雷一步步走进来,有些沉重的脚步和脸上写满了不情愿,与那天饭局造型大不相同的张艺兴刚洗过澡,刘海全部放下来,蓬松又柔软,略略盖过眉毛。他的眼睛穿过刘海,看到了孙红雷的心里。


张艺兴并不乐意看他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原本温热的心脏一瞬间又被冻结成冰。


“说吧,要什么条件。”孙红雷手靠在椅背上。


呵,真是不带一丝温度啊。完全要公事公办的样子。


“红雷哥这可就是太见外了,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天吃点东西再说吧。”


孙红雷长叹了一口气,“艺兴,人活一世,总要有个目标去奋斗,你有你的目标,我也有我的,你认为我是做的不对,只是对你而言做的不对,站在了你的对立面,但是对于我,我认为我的选择和行为从始至终是正确的。”他拉开椅子坐下,示意服务生到了一杯酒,“艺兴,你还年轻,有很多条路,很多的选择,为什么…”


在孙红雷端起那杯酒的时候,张艺兴打断了他的话“我叫lay,和你也没有亲到这个地步。”



孙红雷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放回桌子上,“那,lay,你是哪里来的信心可以威胁到我的妻女的。”


被调回这个市里之前,孙红雷思虑再三,觉得应该让孩子在原本的地方上学,妻子留在那里陪读。不是孙红雷点头的话,妻女是不可能从省城过来的。


张艺兴左手微微握成拳,食指和中指的骨节轻轻敲了敲桌子,对着一旁的服务生说到,“到了没?”


旁边人低头回应,“正在楼下用餐。”


“别吃了,交带上来吧。”


不消片刻,

房间门被打开,进门的就是原本此时此刻应该在千里之外的妻女,


“红雷。”女人柔柔弱弱的样子,眼珠亮闪闪地望着孙红雷。


旁边的小女孩三步并作两步,扑向孙红雷的怀里,孙红雷手边一边抱住了女儿,一边皱着眉头呵斥着女人,为什么从那边过来。


“有人给我说你出事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给司机打也不接,我一着急,就跑来了,看着你。。。”女人还想凑上前看看孙红雷。

孙红雷掏出手机,不见一个未接,转头看着张艺兴,只见张艺兴嘴边挂着笑,酒窝里像灌了蜜似的,甜兮兮地看着孙红雷的小丫头,抬头和孙红雷对视了一眼,走到女人面前,“嫂子,别着急,红雷哥前些天晚上喝了点酒,只叫喊着想家里的小姑娘了,又不愿意把孩子叫回来,我才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好解了红雷哥的相思之苦,嫂子千万别见怪,我办事不力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


女人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看着孙红雷,看看她的丈夫要她怎么做。


张艺兴走到孙红雷身边,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早都准备好的糖,一边趴在孙红雷耳边悄悄的说了句,“红雷哥,你要好好佩服网络的力量啊。”



孙红雷转头推开怀里的小丫头,叫女人回家去等他。


“红雷哥,你这可不明智啊,是我,从今天开始就把老婆孩子拴裤腰带上,离那么远,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张艺兴。”孙红雷从牙关里蹦出这三个字,满腔的无力翻涌上来,“你到底要怎样?”这就是软肋的感觉吧,在钢丝上工作就是这种无奈和心酸。


“嗯”张艺兴从鼻腔里发出一个音节,像猫一样走到孙红雷的身后,垫了垫脚,胳膊从后搂着孙红雷的肩膀,捏了捏孙红雷的耳垂,一个字一个字地钻进孙红雷的耳朵里


“要不,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撤手不干,消失在你女儿面前,”




标签:红兴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