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大夫,我看牙

  • 不如叫美食的诱惑

  • 你的一个小心心就让这世界少一个坑







“去去去”


孙红雷叫着把小区里偷偷跑进来的几只野狗給撵出去。


野狗又没有挡他道,怎么脾气那么暴呢。


哦,孙红雷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见过张艺兴了。


上次把人家吓得不轻,小张大夫抽出了一丝理智拿起手机,落荒而逃。孙红雷还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嘴唇回味刚才的触感。眨眼间,就一个礼拜没有见了。


明明住对门,张艺兴却踩着点避开了所有孙红雷出动的时间。孙红雷也抓不住他,整个人趴在餐厅的墙边,恨不得长十几只耳朵听听隔壁在干什么,差点一冲动把镶的假牙给抠下来,让小张大夫给重粘去。


对门的张艺兴已经叫了一个礼拜的外卖,每次外卖小哥敲门的时候,都偷摸的拉一条缝,接过饭关上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决不拖泥带水。

吃饭的时候,筷子碰到嘴巴会激起记忆细胞,想起那天孙红雷那个小鸡啄米一样的亲吻,虽然干脆却可以感觉的出来里面真的包含了很大勇气。这么想着,眼睛里已经满含笑意了。

望着桌上的麻辣小牛肉和清炒时蔬,重盐重油,足够美味,但盖过了食物本身的味道。上个礼拜,孙红雷请他吃饭,倒不是些什么大鱼大肉,一个手撕包菜,一个爆炒基围虾,一个辣椒炒肉,土豆丝和炒鸡蛋,还煮了玉米骨头汤,想着骨头的油脂和玉米的清香配在一起,张艺兴就更吃不下眼前的饭,做菜做的这么好,怪不得孙红雷的牙会坏掉。那天,孙红雷的厨房里好像还飘着饼干的味道,如果没有推开他,是不是还能吃到小饼干呢。


知道海龟效应吗?

一直乌龟在四脚翻天,嗷嗷直叫,不能自救,另外一只关系亲密的乌龟会感应到那只乌龟处在危难之中,并赶去救它。


张艺兴闻到一股饼干的味道,饼干还在烤箱里满满膨胀的味道,香味遇热散发的更浓郁扑鼻,极具侵略性的对张艺兴的鼻子攻城略地。


好像烤箱被打开了,

好像孙红雷的门开了,

好像味道从家门缝里飘出来了,

好像有人在敲门啊?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孙红雷人生四十几年坚持贯彻这一方针,决不动摇,遇事遇人,百战不殆。

“多烤了点小饼干,给你尝尝。”烤盘比孙红雷的脸先出现在张艺兴面前。


人生不被一盘小饼干打倒,就是被一盘新出炉的小饼干打倒,意志力就是再坚强,还有蔓越莓味道的在山顶等你。


张艺兴伸手去接烤盘,孙红雷闪了一下,“不请我进去坐坐?”


“咳,那个家里比较乱。”张艺兴的手还紧紧的抵着门。


“没事,都是大老爷们的。我进去给你把饼干放到你家的盘子里。”




孙红雷端着烤盘挤开张艺兴的手,从张艺兴身边挤进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张艺兴的住宿环境,还算干净就是有些乱,外套乱丢,外卖餐盒还在桌上,家里养的绿植也坏的坏,死的死,一颗颗蔫了吧唧的。啧,这就要靠我来拯救啊,孙红雷大脑总是停止不住的幻想这些有的没的。

“你放下吧,我去拿个盘子来。”

俗话说得好,饼干要趁热才好吃。


孙红雷作为一个电台主持人,那可是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一只手托着盘,一只手拿起一个小饼干就喂到张艺兴嘴里了。


看见小饼干的张艺兴张嘴就咬了,软绵绵的嘴唇掠过孙红雷的手指,张艺兴下意识的后退半步,嘴里都不敢用力嚼。偷偷的瞄一眼孙红雷,他好像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得一样,拿着烤盘走向厨房,还问着“味道怎么样。”


张艺兴连忙咽下嘴里的饼干,直点头连声说好,


“想吃我再给你做。行吗?”


“哦,行。”

呀,嘴滑,怎么一下子说了行呢,都怪小饼干里面的糖分,一定是糖分在作祟,让人太没有抵抗力。

饼干落到盘子里响起清脆的声音,刚刚好张艺兴的心跳节拍怦怦地合上了调,

心里是天旋地转落入情网的感觉

身体是肾上腺素急速飙高。

如果张艺兴身旁放台机器检测身体各项机能的话,故事说不定就可以结束了,可是人总是口是心非。


心跳的越快,谎言就越要着急编出来。


“那个,孙红雷,那天我就当是咱们喝醉了,咱们好好做邻居。”说话间停顿了一下,看着充耳不闻拿着保鲜膜裹盘子的孙红雷,握紧拳头,深呼一口气“有空我再请你吃饭吧。换我爱吃的。怎么样”脸上围着假笑,牙关上还有一点点颤抖。

孙红雷扭头把盘子放进了冰箱,眼睛依旧眯着一条缝,看着冰箱里就放着一瓶牛肉酱。还喃喃地“过两天给冰箱买点东西。”

完全把自己当耳旁风了啊。张艺兴站在那边眼睛都不知道搁那儿放。只经历过纯纯校园恋爱。而且只有一段恋爱史还失败的张艺兴当然斗不过孙红雷这个没皮没脸的老油条。


“请我吃饭?”孙红雷合住冰箱门“好呀好呀,地方随你挑。我们好好讨论一下未来发展”


谁要和你讨论这个呀,张艺兴心里面都呐喊出来了,可是嘴上却蹦不出一个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红雷挥一挥衣袖离开他的房子。


自从上次饼干事件让两人成功破冰之后,孙红雷就三五不时地过来“慰问”张艺兴,今天多包了一盒饺子,明天多烤了一张比萨,速冻食品,各种调料,罐头渐渐地塞满了张艺兴的冰箱。原本早上眼睛一睁开,直接奔医院,从来不吃早饭的张艺兴,已经开始依赖冰箱一开就拿着孙红雷自己烤的面包和一桶牛奶再奔医院。晚上回来也不怕饿的饥肠辘辘,随便打开就有小汤圆,还有什么卤牛腱子肉,冰箱上还贴一个便利贴,今天蔬菜没吃够的话,打开橱柜第二阁放着大麦若叶,配着酸奶一起喝。


被人养着的感觉,原来是这样。

以前和那个人在一起,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上学上班各忙各忙的,下午饭都吃不到一起去,所以久而久之张艺兴就戒了早饭好多年。


周末的时光两个人也是瘫在床上,从最开始甜甜蜜蜜的拥抱,到各玩各的手机,其实裂痕不是一下子裂开,而是日积月累最后浮上水面,张艺兴才得以看清真相。

手中的酸奶也是孙红雷自己做的,没有放糖,但是给张艺兴特地加了蜂蜜。


“你是厨子还是主持人啊”张艺兴对着酸奶傻呵呵地笑着。


不要把我的牙也养坏了。

张艺兴悄悄的嘀咕


人类要是没有语言的阻碍,爱意才能最大化的表达出来吧,嘴上说不的,眼睛又在闪烁,不再用苍白的语言诉说着爱意,而是爱人在身边是敞开怀抱紧紧相拥,让心贴着心就够了。


孙红雷也许就是欠张艺兴一个拥抱。


第一次见小张大夫的时候,孙红雷是十分不踏实的,这么年轻的大夫,可信赖度不高啊。可是当孙红雷被张艺兴的环住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体温一下子升高,张艺兴身上没有一丁点难闻的来自医院的味道,也没有恼人的香水气息,干净的白大褂,十指纤长却拿着极不相称的钳子镊子这些东西。娴熟的操作指间流出一点点奶香气,皮肤的牛奶味。


在街上和张艺兴偶遇是孙红雷始料未及的,这就是命啊。上天既然安排了这么一出戏,当然要更好的配合下去。孙红雷打听到了张艺兴的住址,在给代驾看地址的时候却收回了手机,报了自己家的地址。鬼迷心窍大概就是这样吧。


温柔地把人放在床上,顺了顺张艺兴的刘海,像是个十足安静的乖乖仔。


死要面子,都要活受罪,孙红雷琢磨了一会,伸了个懒腰,就决定了一件事。


嗯,想想自己都四十几了,还有啥不能干的啊。


标签:红兴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