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游戏反着来(重置4.0

  • 别问我孙红雷老婆女儿为啥没有名字

  • 我起不出来

  • 就问你们尬不尬

  • 留下小心心哦



棒棒糖的乐趣总不在糖上,而在那一根小小的有魔力的棍子上,小孩子喜欢棒棒糖给他们带来的趣味,成人喜欢棒棒糖帮他们带回童真时代。

孙红雷记着张艺兴喜欢吃牛奶味的棒棒糖,奶一样的皮肤发出奶香气,很是搭配。大名鼎鼎的教父唐克里昂的出场便是叼着一支雪茄,给全世界的人普及了一种黑社会的人就是叼着雪茄的深刻印象。作为黑社会的一份子张艺兴说自己这是不落入俗套,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撇撇嘴再放进去。


把牛奶味的棒棒糖放在枕头下都压不住噩梦,半夜总是梦醒看见拿着枪的孙红雷,倒在血泊中的王迅,一夜一夜的噩梦,让孙红雷越来越揪着张艺兴的心。曾以为,孙红雷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他敞开心扉的人,不是王迅对他的责任感,不是黄磊亦父亦师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谁料想,一千多个日夜的相处,最后换来的是背叛。也许背叛这个词根本不恰当,因为背叛,你可以说孙红雷心里曾经有着张艺兴,可是从一开始,这些年都只是一场骗局罢了。


张艺兴看着手里的棒棒糖,出神了半天把棒棒糖递给了孙红雷的小姑娘,摸了摸小姑娘的额头,“少吃甜食哦,对牙不好。”小姑娘大眼睛一闪一闪,不信任和没来由的害怕刻在大眼睛里,与她的母亲真是像了个十成十。


“这个棒棒糖还是原来的味道吗?”孙红雷看着张艺兴从口袋拿出棒棒糖,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

小姑娘被孙红雷护在身旁,女人依偎在他身旁。好一幅家庭美满的画卷。可是刺眼睛,这一切都是靠着王迅落下一生的病换来的,张艺兴不甘心看着孙红雷这么快乐,幸福。


像是发了疯的一样,张艺兴突然抓住小姑娘的手,语气阴森的说了句,“妈妈没有告诉过你,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吗?”示威似的看了孙红雷一眼,“红雷哥,我们来日方长,你好好照顾你的家眷吧。”


扔下这话,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孙红雷头一回,身旁张艺兴的助理却已经递上来了关于小姑娘的转学手续,不管孙红雷签不签这个字,小姑娘已经被张艺兴掌握在手心里了。


双眸紧闭,只见喉结滚动两下。一旁温柔贤惠的妻子轻轻抚上孙红雷的臂弯,“红雷,我们不能拖累你,要不,我们就回他的老家了。”


“行了,我说了多少次,你不要提这个话题,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不要插手,乖乖的在家就够了。”

孙红雷抱起了小姑娘,拿过转学手续,脚下步伐强装镇定,脑子里盘旋着一件又一件关于张艺兴的回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孙红雷找出了这些年张艺兴的所有交易,不论明里还是暗里,几乎做的滴水不漏,不管是账本,还是生意往来,犯的事,最多让张艺兴吃个罚款,而且,每一桩生意的源头都抓不到张艺兴本人。孙红雷足足看这些资料看了一个多月,也找不到什么关键性武器,这一个多月来,张艺兴也从未联系过孙红雷。

倘若,真的找到了可以打到张艺兴的有力证据,孙红雷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用此来击倒他。


拉开抽屉,一个笔记本里面夹着一个小胖男孩的照片,笔记本上记着乐理,紫色的封皮,歪歪扭扭地写着自己的名字,照片上里的小胖男孩笑得看不见眼睛,坐在泳池边,两个脚丫子在拍着水花。说来可笑,当年塞了满满一箱子J帮的毒品交易证据里面的最厚的一个笔记本竟然是张艺兴的乐理笔记本。


当初,在彼此的心中,对方都是最重要的人吧。


回忆还是不要轻易触碰的好,像沼泽一样,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的沉溺其中。一张小小的照片就勾起了孙红雷无数的回忆,张艺兴当年还未长开的五官都是肉乎乎,手指尽力的弹着琴键,休息的时候,把孙红雷的手摁上钢琴,看着孙红雷笨拙的样子,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声像气泡一样噗噗地钻进孙红雷的耳朵里。


怕什么就来什么,桌子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孙红雷拿起手机,接起电话,清了清嗓子,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听筒那边就传来了清脆的声音,“红雷哥,我这么久不找你,你都不想我吗?”


是他。


如今已经像恶魔缠身的他。


“小姑娘觉得新学校怎么样,比不得省会,也算是这里最好的学校了。”


“艺兴,你到底想要什么。”


张艺兴在电话那头轻轻咬了下唇,呵呵笑了笑。“要你啊。”说出这句话,张艺兴的表情好像小猫偷吃了鱼,笑的娇俏又妩媚。“七点,上次那个地方等你。”


孙红雷就没说得上几句话就被挂了电话,自从这次回来遇见了他,孙红雷也真的是没能完完整整地说过话。



孙红雷再次来到那间客房,一样的位置,一样的食物,红酒杯的位置似乎都没有变过,画面不知道是不是被定格了许久。


头发重新梳起来的张艺兴,看着真的是一副大人模样,知道孙红雷到了,只摇晃着酒杯,并不出声,孙红雷站在几米外,两个人完全互不打扰有着自己的空间。


最终,孙红雷还是绝对打破尴尬,走上前去,拿起一个酒杯,给自己斟上酒,示意了一下张艺兴,“要我陪你喝吗?”


端着酒杯的手晃到张艺兴面前,看见孙红雷无名指上简单普通的对戒。张艺兴拉起孙红雷的手,一边站起身,一边放下孙红雷手里的酒杯。


将孙红雷的手举到自己的脸侧,微微偏过头,含住了孙红雷的无名指,先是一个指尖慢慢的吮吸,孙红雷下意识地将胳膊往后躲,却被张艺兴以更大的力气拉住。


几乎整根手指含了进去,张艺兴舌尖舔了一圈对戒,牙齿一咬,对戒滑落到张艺兴的口腔里。用舌头把对戒从嘴里顶出来,食指和中指一挟,放在掌心,孙红雷已经说不出话来。

张艺兴又举起孙红雷那只被自己舔湿的手压在他的唇上,身体紧紧贴在孙红雷的身上。


“戒指,就交给我保管了。”说着,把戒指就放入了自己的口袋,拍了拍以示满意。


“还有,红雷哥,你硬得比我想象中要快。”


标签:红兴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