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大夫,我看牙

  • 也许完结

  • 也许会有番外?

  第一章 http://m-x-o.lofter.com/post/3f77f2_dc73665

  第二章 http://m-x-o.lofter.com/post/3f77f2_ed90bf0

  第三章 http://m-x-o.lofter.com/post/3f77f2_f518d82

  第四章 http://m-x-o.lofter.com/post/3f77f2_f78fc5c

真的是骗财骗色骗感情。孙红雷一样不落地对张艺兴做了个遍。租了孙红雷的房子,被孙红雷养刁的嘴,还被孙红雷给睡了。

越想就越羞耻,张艺兴脑袋蒙在枕头里,支支吾吾地哼唧哼唧,什么也不干,就把大脑放放空,结果一放空,就看见孙红雷把他给摁在桌子上的样子。脚下一通乱蹬,想把这羞耻感给踹到十万八千里去,越踹记忆就越清晰。

不行,这样下去就成失足青年了。张艺兴猛地坐起来,二话不说冲向孙红雷的家门口开始倥倥敲门。


我这是来摊牌的。

张艺兴调整了一下呼吸,脑子里坚定的想着,是荷尔蒙在作祟,自己一定要稳住心神,自己暂时还不想有什么恋情发展。

嗯。见了孙红雷也这么说,自己并不想开展一段新的关系。


“哟,艺兴,我刚回来,想去找你呢,你就来找我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啊。”

孙红雷相当热情地把门打开,说话间就把张艺兴迎进了家门。


“这不快过节了嘛,人家送了点粽子,好像照顾我的东北口味,给了甜粽,就是包红枣的那种,我记得湖南是吃肉粽吧,不过你相信我,绝对甜粽好吃。我给你装几个,你带过去。”

要不说孙红雷是老油条呢,顺其自然的就和张艺兴拉起了小手,引着他走进了餐厅。

不是礼盒里面的粽子,应该是自家手工包的,长三角形,粽叶绿油油的,上面有些水汽,孙红雷拿出盘子剥开一个,一手托着盘子一手举着粽子递到张艺兴嘴边。粽子这个东西,不见不会想念,若见了必要吃他个够。所以张艺兴没有闪躲,咬了一口,身子跟着往后退了半步,孙红雷自然而然的又在张艺兴咬过的地方上再咬了一口。

“这红枣的还是好吃。”

“明明肉粽好吃。”张艺兴两三下咽下嘴里的糯米。

中华民族文化最令人回味绵长的就是吃,随着信息时代的席卷和地域的差异,各地人对一种食物的吃法都各有不同,所以每个节气各路网友都要开展一场捍卫自己家乡口味的大战。

张艺兴也不例外,坚决誓死要捍卫家乡的烧肉粽。

可是又把来时候的目的给抛到爪哇国去了。他本来是要来和孙红雷摊牌的,不是来吃粽子的。


“行,那我学着包肉粽给你吃,咱们以后就不用买外边的,逢年过节的也不指望人家送,对吧。”

“嗯,外面的粽子没有家里包的有味道。”张艺兴点点头对孙红雷表示赞同的样子,孙红雷情不自禁地捏了捏张艺兴的脸颊。

“你干嘛一言不合就上手啊。“张艺兴拍掉了孙红雷毛手毛脚的爪子。

孙红雷手缩了缩,“我这哪是一言不合,明明是太赞同你的观点了。”

张艺兴从孙红雷手里拿过那只粽子,“不和你耍花枪,我说不过你。我走了,我就拿一个粽子就够了”说着,转身就要走了。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张艺兴对孙红雷现在可一点都不嘴软手短。这点变化说不上巨大,但足以影响故事最终的走向。显然,张艺兴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可是孙红雷发现了。

孙红雷今天也并没有只想给张艺兴吃粽子。

他也是来摊牌的。区别就在于,孙红雷还记得他要干嘛。

“等等。”孙红雷拉住了张艺兴,“婚礼请柬。”从包里掏出一张纯白信封,干净洁白地耀眼。

“什么呀,”张艺兴扭了个身子,弯弯腰看着那个信封。

“你前男友的婚礼请柬。”

张艺兴嘴里干咽了一口空气,语气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哦,他啊,你不说我都快把这么个人忘了。”

“忘了也成,那你不如从了我吧。”孙红雷迅速的又捏了把张艺兴的脸颊。“反正咱们两也就是临门一脚的事,你说是不。”

“不,我不想。”张艺兴抬手护住自己的脸,想和孙红雷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那还不是因为他。”孙红雷晃了晃手里的请柬,啪地一声扔在桌子上。“你有意思没,快30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怎么,光棍一辈子啊。”

张艺兴看着生气的孙红雷,也赌气似的拿起请柬“就他?开玩笑,我看见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两把拆开信封,瞄了一眼日期,“成,这礼拜六是不是,到时候你见我吃好喝好的样子给你看看。”


晃悠了几天,眼看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张艺兴床上撇着一堆衣服,他人靠在床旁边使劲搓了搓自己的一头乱毛,喝着手里的一罐可乐。回想着自己十几年来服装风格从未发生改变,而且衣柜里只有一脚蹬,可怜到只有那么一两双旧皮鞋,连新西服都没有。眼角余光瞟到手里的可乐,张艺兴觉得有些违和,他这个年龄的男人遇着事,不应该是拿着一罐啤酒吗?为什么自己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十多年前的模样,从未改变。


转念又想跑路,门口哒哒哒敲门声又来了。

这下不用问了,肯定是孙红雷。

果不其然。

“又干嘛呀,是给我端来了重庆老火锅还是北京大烤鸭?”张艺兴身子倚在门上。

孙红雷这次两手空空,“怎么这么夹枪带棒地,我说我来送温暖的你信不。”

“嗯?”张艺兴被孙红雷一下说蒙了。孙红雷二话不说冲进卧室,看了一眼一地的衣服,“我就知道是这光景。”孙红雷转身拉起张艺兴的手“走”

“干什么啊”张艺兴一边跟着孙红雷的脚步往前走着,一边还记得把门关了。

孙红雷从事于媒体业,这个行业不缺各类美人,更不缺打造美人的幕后推手。张艺兴被连拉带拽地拖到了电台门口,看着这栋自己曾经路过不少次的建筑,却从未想过去踏足,思绪不免有些飘飘然。


“这不是你上班的地吗?”张艺兴拉了拉孙红雷的衣角,“带我干嘛来了。”

“啧,进去就知道了。”孙红雷坚定地握住张艺兴的手,朝着电台走去。


像是公主日记等迪士尼爆米花电影的情节一样,孙红雷把张艺兴交给化妆组的人,期待他们给孙红雷带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张艺兴。

孙红雷相信张艺兴不该是现在这样,他会发光,明亮而又耀眼温暖。

发型师捋了一把张艺兴的头发,让他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皮肤是很白皙,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眼低里都是血丝,颧骨边有些痘印,张艺兴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屌丝样,在光鲜亮丽的媒体人面前,有些害羞的咬了一下下唇。

发型师扑捉到了这个小举动,他摆正张艺兴的头,“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我呢?”


这是孙红雷第一次把一个外人带到工作的地方来,通讯技术的高度发达让孙红雷的小男友照片在半个小时内就传遍了电台大楼,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冲向化妆间想一睹庐山真面目。


发型师刚刚做完最后一个步骤,门口就来了无央乌央的人。张艺兴忙起身看看什么情况,众人皆不免倒吸一口气。张艺兴名品一般地鼻子在空中划出的弧度,眉骨和额头的比例就好像是量身打造的一样,所有人刚要破口骂孙红雷怎么搞定的极品。眼前的小美人就说话了

“你们是?”

嘴角边挂着一个酒窝把所有人的眼光都抓住了。刚才噪杂地挤进门,顿时间鸦雀无声。

“干嘛呀,不工作的啊,下班了都?”听到孙红雷聒噪的声音后面响起,打破眼前的美景,所有人撸起袖子正想和孙红雷掰扯两句,一看孙红雷脸色实在不好又识相地灰溜溜的走开了。


没有刘海的遮盖,孙红雷看向张艺兴,四目相对了许久,有时候,明白一眼万年只是一刹那间吧。


婚礼的流程和中国各地的都如出一辙,再好的婚礼策划最后还是滑向俗套,免不了灌醉新郎。张艺兴从进去那一刻开始,脑袋就昏昏沉沉的,大厅的人熙熙攘攘,喜气盈天,张艺兴座位被安排到了高中同学那一桌,一桌子的人都没有敢认出张艺兴。不仅仅是整个人造型的改变,最重要的是,与张艺兴十指相扣,相携赴宴的是个男人。

有人终于憋不住,开始询问,恰逢新人下来敬酒,话题被打断,反而新娘却好奇问起了张艺兴身旁的人是谁。张艺兴被眼前的红色晃的晕眩,清清喉咙,想要说话。孙红雷捏了捏张艺兴的手,示意他不要动嘴,

“孙红雷,张艺兴的男朋友。”

新娘的脸色有些尴尬,一桌子人都挂着一副假笑,好像在想要不要赶紧发微信宣布张艺兴出柜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孙红雷其实心里也没底,怕张艺兴现场又给他发作,弄的不好收场。

张艺兴忽然觉得胸口一开,心头一道敞亮的光照在他憋坏的胸腔里,看着过去的那个人如今与他人步入婚姻,自己也牵起了别人的手,故事再美再好都是要结束的。自己一直以来的憋屈,和对孙红雷模糊不清的态度,享受和习惯了孙红雷对他的照顾,却像个孬种一样从不言语。

大家端着酒杯的手都停滞在空中,也像是张艺兴这久久悬而未决的态度。

“呵”张艺兴主动与新娘碰了一下酒杯,“不好意思宣兵夺主,这是我男朋友孙红雷。”杯中酒喝干,伸手环住孙红雷的腰,微微侧抬头满眼含笑看着孙红雷。

他知道,余生不用自己瞎几把过了。



标签:红兴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