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迷失(我早前的CB梗)

第一章?也许把 我放荡不羁爱自由 靴靴喜欢的AV8D 又是一起凶杀案 这个季度的第三起了,Bruce点起了一支烟,用手捋了捋自己油腻的头发,要命,这么一个破地方,哪里来的这么多事。 ‘探长,与前两起凶杀案是一种作案手法,应当是一人所为’ ‘啊,嗯哼’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些,蠢货Bruce看着这个年轻的小警官,缓缓地吐了一口烟 ‘探长,我觉得我们应该积极追查凶手,不应该让他继续伤害这些年轻女孩了’ ‘是,是,没错,这是我们的职责,那么请你告诉我你有线索了吗?你能追下去吗?’ ‘探长,可是’ ‘行了,行了,收工,赶紧回家吧’ Bruce把没有抽完的烟扔在地下,用他脏兮兮的旧皮鞋碾了几下,对凶发现场毫不关心的走人了 其实,Bruce知道这死的三个姑娘有什么联系,是他的妻子告诉他的,他的妻子性感迷人,金色的卷发,鲜红的嘴唇,眼里装着星辰大海。人人都夸他有个妙极了的妻子。 灵感酒吧的老板娘是一个有钱的寡妇,她听了小情人的枕边风开了这家酒吧,Bruce 的妻子晚上偶尔会去那里跳舞。Bruce的妻子就在那里遇见了一群小姑娘,第一次来酒吧的小姑娘,不谙世事,对这个社会一概不知。她们不知道自己被狼盯上了。 没过多久,便死了一个,三个多月有三起了,酒吧里面会有源源不断的小姑娘,那只狼就有源源不断的猎物。 bruce的妻子今晚又要去跳舞,他在镜子面前,穿戴好给Bruce一个热情的吻然后就告别了 我的妻子可真棒,Bruce对着电视机里面那个唱歌的大头娃娃撸了几下,便沉沉睡去。 而Bruce 的妻子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舞池之上,所有的人抛弃一切凡尘,遵从着音乐的律动,众人在这里寻找最原始的刺激,女郎们晃动着纤细的腰肢,她们的红唇,让所有人忘却了烦恼。 Bruce的妻子正是其中的一员,没人可以抵挡住人妻的诱惑,她最为妖冶,身上涂满了毒药。让你上瘾,让你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你好啊’那个男人,寡妇的小情人,他从Bruce妻子身后出现 ‘你好,几日不见,你看起来更有魅力了’ ‘那我的魅力可以吸引到你吗,比你的丈夫更又魅力吗?’ ‘当然没有,他是最性感的探长’Bruce的妻子贴着那个男人的身体继续扭动 ‘但是我觉得我吸引到你了,不是吗?’那个男人舔着Bruce妻子的耳垂,白白的耳垂弄得晶晶亮亮的 ‘你不怕被人看到吗’嘴上这么说,但是Bruce妻子的胳膊偷偷伸进了那个男人的衬衣里,捏(科科)着他腰侧的肉 ‘那我们就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那个男人立刻拉着Bruce 的妻子从后门离开,进入了一条小巷 天气本来不暖和,何况是深夜,只穿着黑色蕾丝胸(科科)罩和丝袜的Bruce妻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放心,等会就会让你热起来的’那个男人开始舔(噗)Bruce妻子的下巴,她下巴胡渣扎到了那个男人的舌头。 她的胡渣。 我的妻子怎么会有胡渣呢?Bruce眨了眨眼 我都忘了,我没有妻子,Bruce的妻子就是Bruce。 Bruce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他的双(科科)腿忽然环上了那个男人的腰 ‘看样子你搞错了哦。’ 身下用力的男人忽然眯了眯眼,他突然想起了? ‘没事,这样更好玩’

第一发小破车(pwp)

时间设定?天启结束后 Erik没有走远,他再一次转身离开了那个大宅,挥别了old friend,但是,Charles 知道他就在附近,没有用脑波强化器也可以感知到他 ‘不愿意走吗,一直在附近徘徊’Charles思虑了几天,终于像老友问了好 ‘我喜欢这的气候,这里很清静,空气不错’天知道,Erik等这Charles主动问好已经很久了 ‘那你应该来泽维尔天赋学校,这里还有欢声笑语’Charles给Erik递了一个台阶下,总不能一直让他在外流浪啊 ‘欢声笑语吗?我总觉得那里很聒噪’Erik不置可否 ‘那么,来盘棋?’ ‘怎么下,对着空气呼喊?’ ‘当然不是,我想你还是得回来一趟,一盘棋的功夫,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的,怎么样?’ ‘old friend,我可以将此视为你对我的邀请吗?你一开始就打算让我回来的吧’ ‘这可不由我决定,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随时欢迎你回来’ ‘Charles’ ‘嗯?’ ‘看窗外,’ ‘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这可太快了’ ‘当然,我是来下棋的,无聊的日子总需要一些事情去做,来盘棋?’Erik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盘棋 ‘请进吧’ Erik从窗户中进来,轻车熟路的走向沙发,‘这里和以前的布局一样啊’ ‘嗯,从来没有变过’ ‘那今天就让我们看看你的棋艺如何,是进步了?还是也没有变过’ Erik手轻轻一抬,棋子走了一步,他瞧着Charles坐在轮椅上,用力的弯下了腰 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忍受了锥心之疼20年,Erik终于选择面对现实,不再追求变种人的未来,不再计较与人类死缠,在挚爱面前的他。终于决定暂时放下一切,将自己的心彻彻底底的展现出来。放下万磁王的骄傲‘Charles,抱歉,真的抱歉’Erik单膝跪在Charles的轮椅侧,用手紧紧的捏着Charles的手 ‘为了什么?我的腿吗?这没什么,old friend,我也就习惯了。’ ‘可是你知道,我不想仅仅做你的朋友,我一直不敢面对现实,我总选择了逃避,就像你的腿,我一直不肯承认这是我的过错’ ‘Erik,你没有喝酒吧?’ ‘我很清醒,Charles’Erik突然站了起来,弯下腰,将自己的额头贴在Charles的额头上。用自己的手放在Charles的后颈上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着,房间里只有Erik的喘息声和他的指腹轻轻摩擦Charles头发的声音, ‘Er...’Charles紧张的手心冒汗,手指紧紧的扣在扶手上,心中害怕两个人越矩,可是又希望发生些什么 Erik吻了Charles的眉毛,眼角,鼻梁,一寸一寸的,像是在品尝这个世界最为可口的东西,他看着Charles殷红的嘴唇,他渴望采撷那里的美好。Charles看着Erik一下下轻柔的触碰着他,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大脑一时间也变成了一团浆糊,Charles的意识渐渐模糊,下意识的遵从了本能。 这二十年来,Charles有过迷茫,有过徘徊和无助,但他也会很快站出来,继续为变种人的事业奋斗。人们习惯依赖于X教授,却没有人真正关心到X教授。夜深人静时,Charles会看着窗外,想起自己曾经的意气风发,在自己脑海里的他,依然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最有潜力的遗传学教授,和Erik一起并肩战斗的自己。生理和心理的欲望只会像走过场一样,草草了事。Erik今天出格的举动无疑是点燃了他心中的导火线。 http://www.jianshu.com/p/9997c612261d 第一次,大家多担待,靴靴靴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