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butterfly

 

竹马竹马

  • 不拉屎也要多挖坑

  • 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我

  • 强行缩短年龄差

  • 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呢?



  国庆节的最后一天,孙家人大包小包的旅游回来就听说了对门的张家小夫妻半夜进了医院待产。孙家老太太是个热心肠,在现代的小区里,邻里关系疏远,这个高档小区,住的人少,又安静,可孙老太太凭借着东北人的基因优势,幽默会唠嗑,闲着没事就去串门。硬是让一个小区的人都热络起来。对门家的张家小夫妻刚生了孩子,孙老太太比谁都忙活。一出院,孙老太太就带着一家四口去看看对门的小豆丁。


  张父是个干部,文邹邹的戴个眼镜,有时候会不习惯孙家人的热情和自来熟,但是还是乐意与他们来往。张母是个音乐老师,有些胖,说起话来慢声慢语,脸上的小酒窝特别甜,与孙家人的画风截然不同。孙家夫妻都是生意人,没有工作,东北人,嗓门大,爱喝酒,对谁都掏心窝子好。两个不同色彩的家庭撞到了一起,却又那么和谐。


  奶娃娃就是奶娃娃,这是孙红雷进到张家心里面说的第一句话。张家整个房子都失去了原有的风格,随处可见婴儿的物品,空气中都弥漫着一丝奶香气。孙红雷总认为自己是大孩子,是和这个小豆丁两个世界的人,对这些事情都嗤之以鼻。


孙母把孙红雷拉到婴儿床边‘看看,张阿姨家的小弟弟可爱不可爱啊’


 孙红雷的个头不过也才到那个婴儿床,踮起脚才看得到里面那个奶娃娃,‘不好看,皱巴巴的,皮肤都是红的’


 一旁的张父忍不住笑出来,‘红雷啊,刚抱出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看,小弟弟还有一个酒窝呢,像不像你张阿姨?’


 孙红雷又扭头看了一会,摇摇脑袋‘我看不出来,什么都看不出来呢’


  孙老太太把话岔走,‘还想着,你们家的如果是个女孩啊,正好给我们红雷当小媳妇,结果也是个男娃’


  ‘是个女孩也不能说嫁就嫁了啊,怎么都得自由恋爱啊’


  ‘阿姨开玩笑呢,生个女孩长得像你,人家阿姨才不开这口呢,动不动就上纲上线’


  ‘小夫妻别拌嘴,生个男孩也好啊,红雷就是他的哥哥,兄弟之间,感情不是更好?’


 孙红雷看着熟睡的婴儿,静静地,好像世界就只剩下两人了。这么一看,就是三年。


 小孩子正是到了调皮的年纪,好动又费事,管得住他的就只有孙红雷一个人,孙红雷又是小区里的孩子头,人家小孩还在钢琴面前坐着的时候,孙红雷就学会了砸玻璃。强壮又无赖,是孙红雷在小区中横行的唯一法则。


 张艺兴开始加入了小区里面的孩子帮,他从小最崇拜的就是他的红雷哥哥,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红雷哥哥可以劝地住他,哄的了他。可是孙红雷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孙红雷已经九岁了,不想和三岁的小屁孩一起玩,小屁孩还是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奶娃娃。


 不止孙红雷,小区里面的其他孩子也一样不喜欢他,因为只有张艺兴在一个夏天过去后还是白白净净的,只有他一个男孩子说话娇滴滴的,只有他一个男孩子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他的酒窝长的甜,嘴巴每天都是粉嘟嘟的,而且他总喜欢粘在孙红雷身后,像个小尾巴似的。


  对于孙红雷,他对这个小奶娃唯一不讨厌的时刻就用手指把他白嫩的脸揉的红红的样子,看着他小脸皱成一团,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眼睛里面雾蒙蒙的。孙红雷就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暗爽。


 孙红雷就在这不想理他,可又不得不时时刻刻和他一起相处的日子中过了一年。孙红雷在张艺兴四岁的时候偷偷的带着张艺兴去了超市,十岁的小孩带着一个四岁的小小孩去超市。孙红雷一门心思的扑在超市的玩具区,两条腿迈得飞快,完全忘记了后面一路小跑的那个奶娃娃。张艺兴不敢支声,生怕红雷哥哥嫌他累赘,跑也跑不快,就默默的跟在红雷哥哥身后,越想越委屈,眼睛又泛上了水汽。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眨眨眼的瞬间,红雷哥哥就消失在他眼前了。


 等孙红雷想起张艺兴的时候,他都已经挑好了玩具,才发现



张艺兴不见了!








    本宝宝就是四岁的时候在超市走丢过。

啊,坑好多啊,填不住了。

标签:红兴
评论(1)
热度(16)